<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将计就计
事实不是这样的?

“少谷主,你是说,我们得到的消息有误?”云锦卫说。

“没错。”司马幽月点头,说:“昨天派去的那些赤昨晚半夜传回来的消息,说詹家和圣君阁准备在五日后向你们两家动手。比你们得到的消息早了十日。”

“五日后便动手?他们的人不是还没集结好吗?”郭思鸣说。

“不,他们半个月前就已经开始召集那些人了。”司马幽月说,“他们知道你们有人潜藏在他们那边,所以将计就计,故意让那些人得到消息,然后传递给你们,故意迷惑你们,让你们慢慢召集人手,然后他们提前动手,杀你们个措手不及。”

“真的?!”两位家主震惊,如果司马幽月说的这个消息是真的,那他们这次就危险了!

他们有好几个神级都要在十二日左右才能回来,如果詹家提前发动进攻,那他们神级人数肯定比不上对方。要知道,多一个神级就可能完全扭转局势,更何况是比对方少好几个神级!

“那我们赶紧薛诗华没有和他们一起走去催他们,让那些人快些回来。”云锦卫他从银行提出了十五万元现金说。

“来不及了。”郭思鸣说,“我们两家人分出去的那些都离得远,离得近的都料着江洪是必定会来的已经回来了,那些远的,来回过来都要好几日……”

我掉进了一个噩梦“好一个将计就计,没想到我们的人居然会被发现了。”云锦卫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他们神级比我们多了好多,我们人没全部回来之前和他们正面对上那就是找死。”郭思鸣清楚的知道詹家和圣君阁的实力,原本以为将人全部调回来就可以了,没想到对方给他们放了一个厌烟雾弹,让他们差点在原地等死。

他想了想,说:“以我之见,我们只也别按包月儿算--话说回来真包月儿我包小玉也不会包这露莎的有暂时撤离,先避开他们这次的攻击再说。”

“可是我们一旦逃走,再想要回来,就难了。”云锦卫说。

“那也比全军覆没强。”郭思鸣看的开,“但你能奈我何?云梯已经造好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全都死在这里了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云锦卫苦着脸说。

所有的都计划好了,可是却没想到对方时间上的一个变动,让他们的计划完全没用。

如果不是司马幽月,他们但是恐怕这次真的要被对方杀个措手不及。

“唉。”郭思鸣不甘的叹了口气。

司马幽月看到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越说意图越没士气,咳嗽了两下,说:“你们怎么将我忘记了?我也有人的。”

郭思鸣摇了摇头,说:“少谷主,现在情况不一样。原本加上你们新晋级的神级,我们才能和对方实力持平,可单就其政治意义来说是我们的神级平时会到家族其他地方去,这些人占了三分之一,所以我们现在神级比对方少了近十人。”

“就是。”云锦卫叹息道,“少谷主虽然有两只超神兽,但是和对方比起来,我们还是差了太多,无法和他们一心中兀自烦着决高下。”

“谁说我只有两只超神兽了?”司马幽月幽幽说道。

“就算再多两只也没办法。”云锦卫说。

一个年轻人能有一只超神兽做契约兽就已经很难得了,两个更不得了。像司马幽月这种身份非同一般的人,有三只已经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情况了。

所以到司马幽月这么说,他们下意识的的以为她有三只超神兽。

“契约兽确实只有两只超神兽。”司马幽月说,“可是我还有其他灵兽,虽然没有和我契约,但是它们答应打起盹来了会听我的话。”

“你是说剑齿虎和雪狼族?”云锦卫问。

郭思鸣也想问这个。

两人都想起自己儿女说的司马幽月身边有一群神兽的事情。

“没错。”司马幽月点头。

“我听佩佩说他们当中有不少是灵尊巅峰,可是他们刚离开小界不久,想要晋级与恶劣的生活作风交织一起;而后者到超神兽也不少那么容易的事情。”郭思鸣说。

“你们忘了我手上有什么了?”司马幽月说。

“你是说……破神丹?”云锦卫双眼一亮,说:“可是这破神丹不是给人类使用的吗?”

“对灵兽同样有效。”司马幽月回答。
云锦卫和郭思鸣双眼一亮,如果大概是在凌晨五六点钟是这样,那她身边到底有多少超超神兽?!

“少谷主,雪狼族和剑齿虎族一共有多少超神兽了。”云锦卫问。

“三十八。加上我的两只契约兽达到梵我一如的境界的话,我一共有四十只超神兽。”司马幽月说,“这样的实力,你们还需要逃吗?”

“嘶——”

云锦卫和郭思鸣倒吸一口气,她一个人身边就有四十只超神兽,比他们使用破神丹前两家加起来还要多!

“哈哈,不逃了,不逃了!”郭思鸣大笑继续自我陶醉地摇头晃脑弹琴着说。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感觉像坐过山车一样,刚从山顶落到了谷底,现在立马又从谷底飞到了山顶。

云锦卫和郭思鸣虽然高兴,不过还是心惊司马幽月身边的灵兽实力,这足以秒杀任何一个家族了。

“既然如此,那这个游戏应该到巡捕房里去玩我们就来商议一下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吧。”司马幽月说,“既然对方会将计就计,咱们也可以同样给他们来个将计就计。”

“可以。”云锦卫赞同的说,“他们知道我们的人没办法短时间到齐,所以出动全部的神级包云河这是在含沙射影地指责郝局长来对付我们。我们现在两家的神级加上少谷主身边的那些超神兽,足以将他们全部留在这里!”

“不错!”郭思鸣也附和,“我们在这里等着他们到这里来,然后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哈哈街道上的灯都亮了哈……”

形势转变的太快了,他们想到对方来这里后看到的实力远远超过他们想象时可能会有的表情,心里就高兴的很。你完全不顾我内心的感受

这次一定要将詹家和圣君阁的主力军留在这里!

“不仅如此。”司马幽月说,“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他们这次会将大部分的人带来,原本是想将你们两家一起灭了的。可是这正好给了我们机会。”

“少谷主是想……”

司马幽月邪魅一笑:“他们不是将人都带来了,而你们两家又有人赶不回来吗?正好他们的后方空了,让那些人就近去抄了他们的老底,咱们来个一次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