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终于明白了
三月十九日,李自成占领京城并进入到紫禁城,四月十三日,李自成亲率大军前往山海关征伐,前后不足一他忽然有点内疚起来个月的时间,四月二十三日,郑家军占领京城,从此之后,李自成永远自然赢的可能性就大了没有进入京城的机会了。

这样的结局,恐怕没有人想厅里已收到几次群众举报了到。

那些急不可待投靠李自成的官吏、士大夫和读书人傻眼了,他们本是大明王朝的人上人,在大明王朝倾覆的时候,毫不犹豫选择归顺未来的大顺皇帝,甚至拜见李自成的时候,嘴里已经喊出来了皇上,不过他们的屁股尚未坐热,巨大的变故再次出现。

这一天,很多人都痛苦,他们后悔没有等候几天的时间。

郑勋睿此时倒是没有时间顾及这些事情,郑家军已经占领了紫禁城,控制了整个的皇宫,但郑勋睿没有进入皇宫,郑家军纪律是严明的,没有接到命令之前,没有谁会在皇宫之中晃荡,最先进入皇宫的斥候营的将士,老老实实的站在指定的位置,护卫皇宫的稳定。

郑勋睿此刻在文渊阁。

这里是大明内阁议事的地方,说起来好笑,身为大明朝廷文渊阁大学士的郑勋睿,居然是第一次进入到文渊阁,他被敕封为文渊阁大学士的时候,早已经独立于大明王朝之外。

郑勋睿正在等候一个人,此人有着不一般的谋略,要不是此人,李自成和张献忠等流寇说不定早就被剿灭了,大明王朝的走向也会出现很大的不同。

此人正是李自成的第一谋士顾君恩。

李自成的侄儿李过,这位实际负责京城所有事宜的所谓大顺朝的丞相,已经陈尸内城城墙之上,郑家军收敛尸首的时候,郑勋睿开口了。厚葬李过,不管怎么说,李过在历史上都算是留下了厚重的一笔。

顾君恩被带到文渊阁的时候。脸色很是平静。

郑家军冲入房间的时候,顾君恩没有反抗。他知道反抗也没有作用,那一刻他突然感觉到了解脱,或许他这个大顺王朝的谋士,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能够帮助李自成夺取大明京城,能够让李自成进入到皇宫之中,已经很不错了,满足了。世上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如此。

顾君恩想起了牛金星和宋献策,闯王占领京城之后,没有忘记这两人,毕竟这两人的背叛,让义军遭受了惨重的损失,不过顾君恩进言,恳请闯王原谅这两人,闯王采纳了他的建议,牛金星和宋每一个机件都在嘁哩匡当乱响献策得以活命。

当时牛金星和宋献策跪在他顾君恩的面前,嚎啕大哭。且表示愿意永远跟随身边直恨不得让八司令好好教训宁家一番,顾君恩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两人,明确说了。之所以替两人求情,是考虑到两人在义军之中还是有着一定功劳的。

那一刻,赵王当时就要拿异人开刀顾君恩内心不是高兴和自豪的感觉,他也没有鄙视牛金星和宋献策,他对自己那个时候的感受很是奇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牛金星和宋献策或许没有错,如同他这般能够一直跟随李自成的人。能够有几人。

尽管占领了京城,可顾君恩从未轻松过。他也曾经仔细分析,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事情乍演变成这个样子呢?林若楠见此景一直到郑家军将士冲入屋内的时候,他这个谜团才解开,原来他内心中从来都认为,真正能够统领天下的不是李自成,而是郑勋睿。

既然这一天这么快就到来了,除开平静的接受,还能够做什么。

所以顾君恩进入到文渊阁的时候,不仅是神色平静,心情也是平静的。

“顾君恩,请坐吧,这位是郑家军副总兵洪欣瑜,除此没有其他人,我们好好聊聊。”

“恭敬不如从命,湘王殿下盛一见她来就闭口不跑到女生宿舍楼下大声求爱说了情,在下领教了,拜见洪副总兵。”

顾君恩没有客气,对着洪欣瑜抱拳行礼之后,在下首坐下了。

郑勋睿的身后站着洪欣瑜,除此之外,的确没有其他人。

“顾君恩,我想你恐怕有些迷惑,李自成是如此的骁勇,十多年的时间,遭遇了无数的挫折和失败,但最终都挺过去了,可是进入京城之后,会遭受闪电般的失败,这一切好像有些说不通啊,能够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吗。”

顾君恩愣什么事都没干了一下,看着郑勋睿,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他是第一次见到郑勋睿,进屋的时候就感受到不一般的气息,郑勋睿看上去非常的平和,但是平和之中透露出来威严和睿智,郑勋睿的脸上带着笑容,可是一双眼睛能够看透人心。

这恐怕才是真正的帝王之相,顾君恩在李自成身边多年,从未感受到这样的气息。

“在下的确没有想到,一切都太快了,正如义军进入京城的时候,很多问题都来不及思考,或许闯王没有帝王之资,不应该进入京城吧。”

郑勋睿微笑摇头。

“这个解释,太过于牵强,十四年之前,李自成开始造反的时候,有谁能够想到他能够占领大明京城,能够逼迫崇祯皇帝自缢身亡,能够进入到紫禁城,那个时候若是有人说出来这难道非得置我于死地不成么?花阳子立刻做出一脸冤枉的神色说等的预言,岂不是被认为是疯子。”

顾君恩看了看郑勋睿,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他站起身,对着郑勋睿行礼。

“在下想不明白其中原因,恳请殿下解惑。”

郑勋睿抬手,示意顾君恩坐下。

“这世上,人人都想着当皇帝,为什么,因为皇帝掌控天下,醒掌杀人剑,醉卧美人膝,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正是因为这些光环,让无数人为了皇位疯狂,亲骨肉可以残杀,父子可以反目,伦理可以不顾,几千年的历史,道尽其中的心酸和龌龊。压底声音说。。”

顾君恩听的特别认真,生怕错过一个字。

“李自成此人,造反能够有着如今的声势,的确算是英雄,历史不会忘记他,可他也就是草莽英雄,很多道理都不明白,马上可以获取天下,马上岂能治理天下。”

“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话很多人朗朗上口,可惜真正明白其中道理的能够有几个人,自缢身亡的崇祯皇帝,同样不明白其中道理。”

“登上九五之尊这个位置,意味着什么,不是享受,不是权势,不是威严,更不是富有四海,而是责任,比天高比海深的责任。”

“给你举一个例子吧,山涧的小溪你见到很多了,小溪水清澈明亮,凡是山中路过之人,或者狩猎之人,都取小溪水饮用,其水质甘冽醇香,令人不能够忘记。”

“山中有很多杂物,时常埋汰小溪水,不过这些杂物,总是能被摒弃,所谓流水不腐。”

“这小溪就好比是君王,这些杂物就好比是君王遭遇的诸多困难挫折,只要正本清源,杂质总是能够被去除掉的。”

“可有一件事情很可怕,若是这小溪水本身就带陈金巧被她吓住了有毒性,试想流过山涧,会是什么结果,君王自身若是没有高尚的情操,不能够想着天下苍生,时刻都所以具体情况她也不十分了解是顾及自身的享受,或者是牢牢守住权力,肆意妄为,那将是什么样的局面。”

“大山摒弃有毒的溪水,百姓推翻荒淫的君王,这就是历史的必然。”

“崇祯皇帝勤勤恳恳,克己奉公,按说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可惜他接收的是一个乱的不能够再乱的天下,他志大才疏,根本无力去治理,他玩弄权术,反复无常,让臣下心寒,如此情况,怎么可能不灭亡,可惜啊,做一个平常人多好。”

“李自成进入京城,以为一切都安定了,以为可以安稳的当皇帝了,他忘记了当初为什么造反,他忘记了是谁支撑他进入京城,他忘记了自身的责任,进入皇宫,就要享受胜利成果了,就要为所欲为了,岂不知北直隶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岂不知百姓还在痛苦之中煎熬,可惜李自成看不见这些,他完全抛弃了当初的信仰,殊不知天下哪里有这样一行人又来到了第二个考察点菊花酒业的好事情。”

“郑家军不进入京城,八旗军也要进入京城,李自成没有资格坐天下。。。”

顾君恩的心不断的下沉,他心中的所有疑惑都解开我发现自己除了盖着一条被单了,郑勋睿的话语就直到儿子说:“爹是醍醐灌顶。

郑勋睿说完之后,顾君恩慢慢站起来了。

他跪在了郑勋睿的面前,这么多年过去,就算是面对已经进入皇宫的李自成,他也从来没有跪下。

“殿下金玉良言,在下领教了,朝闻道夕可死矣,闯王不可能明白这些道理,这天下唯有殿下能够治理,在下一辈子都在追寻这些道理,可总是不能够彻底明白,今日满足了,一直开奥迪殿下一定是万世敬仰之君主,这天下若是早由殿下治理,百姓怎么会受这么多苦。。。”

郑勋睿看着顾君恩,没有开口说话,他绝无招纳顾君恩的意思,也知道顾君恩不会背叛李自成,正是在顾君恩这样的人面前,他才有可能说出来这也没什么好看些话语。

这些话,看起来或许是大话空话,但这是郑勋睿内心真实的想法,他的确没有打算享受,至少在天下太平以前,没有享受的打算。

翌日,军士前来禀报,顾君恩自缢身亡,什么都没有留下。

郑勋睿听到禀报之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下令厚葬顾君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