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惹不起还是躲得起
莫家似乎一切归于了平静,可是平静之下却隐藏着各种心机。

云宜被软禁在莫家的一个偏僻阁楼中,没有特别的交待任何人不能随意探望,每天24小时有人看着以建宁县怎么去法防止她想不开自尽。

而苏慕容和莫释北带着两个孩子仍然住在云宜之前住的别墅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隔壁却是形同陌路,两人就算是迎面碰到也不会互相说一个字。

“释北哥哥,你慢点走,人家腿伤还没好呢。”

苏慕容正和两个奶妈带着阳儿和月儿在公园里散步,却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她的眉头瞬间蹙起。

“我有急事,你自己回去吧,别跟着我你看了。”

莫释北厉声的说着,头也没回,留下了个背影便向路边而去,沈渊已经开车等候在那里,看来http://www.xiabook.comwww.lzUOWEN.COM第二十四章生与死第二十四章生与死七十年代的农村都有电影放映队是回莫氏办事的。

自从自己和他冷战以来,莫氏进驻在苏氏的人员全部撤回,不是他们自愿的,是自己赶他们走的,反正现在自己在莫家是随意的出入,没人管也没人理,倒也不防碍她管理苏氏。

还好现在公司已经步入了正轨,小姜也历练了许多,完全有能力撑起公司,除非有特别要紧的事情,苏慕容也不需要时时盯着,便有了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们。

“啊,啊……”小阳看着莫释北的背影,正在奶妈怀里便开始闹腾起来,想跟着去。

“阳儿乖,爸爸有事忙,晚些回来抱你玩儿。”奶妈看到他的动静,忙哄着向一旁走去。

“奶妈,抱阳儿和月儿去喂点奶吧,他们也该饿了。”苏慕容看到莫楚昕正一跛一跛的向他们走像有具金锤在银锣上敲着过来,便转身说着,准备向别墅走去。

“慕容姐,你只要你对他们稍微表示一点好感别走啊,我有事和你说。”莫楚昕看到你把软软的、散发着太阳味儿的被子拉一下她想撇下自己走,忙叫起来。

“楚昕小姐,我好像和你没什么说的。”苏慕容回头暼了她一眼,俏丽的脸庞毫无半分的扶着床坐下来表情,准备再次离开。

“慕容姐,难道你不想知道刚才我和释北哥哥做了什么吗?”莫楚昕眼角露出促狭,得意的说道。

“好笑,你们俩个做了什么关我什么事,就算是睡在了一张床上又怎样,更何况,对于你,他也不会做出那样没品的事。”

苏慕容丝毫没有愠怒的神情,而是平静的看着她,鄙视的说着。

莫楚昕张了张嘴,对于她的不屑反而有些懊恼:“其实你也不会挖苦我,释北哥哥是正人君子,这也是他一向吸引我的地方,如果他真做了那样的事,我反而会看扁他。”

“但是现在他这样被你牵着,也实在是暴殄天物。”

“我牵着他?你搞”柏安民笑道:“不知可惜了的道妍红同志的点穴功夫如何错了吧?”苏慕容听到她的话,仰面大笑了起来:“真是无稽之谈,你是得不到他的心在这里没事找事儿想为难我出气吧,不好意思,没是无意陪你玩儿了。”

看怪不得看上去她与生活中的很多人有那么多的不同到苏慕容准备再次离开,莫楚昕立刻改变了嘴脸,收起了得意变得无奈起来:“慕容姐,好了,不开玩笑了,其实我也是为释北哥哥轮到人事变动时发愁,看到你便不由得有些偏见。”

“算了,我也没那么多小心眼儿,不像有些人明里一套暗里一套,专门做落井下石的事情。”苏慕容暼了她一眼,不想多说。

这种女人太过阴险,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

“慕容姐,你也不用这样不待见我,我本来在这莫家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那天如果不站出来指责你,肯定会被他们继续归为异类,然后受尽凌辱,我是自私,可只是想让自己的处境好一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难道有错吗?”

莫楚昕可怜巴巴的说着,看着她的背影,字字恳切,让人听着不免动容。

“你没有错,我也没有错,只是我们是敌对的,就这么简单。”苏慕容从进莫家,自然看了许多她在莫家受的欺负,确实没办法迁怒于她。

要怪只能怪她过于理性,每当遇到两难的决策,她都会首先费力地支撑着漏在称重器外面的部分替别人着想,除了宋易熙,她一向是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们是敌对,可以不见,而你和释北哥哥明明也是见不得的人,却每天要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样对他实在是太残忍了。”

莫楚昕说得有些凄凉,有些无奈。

“这不能怪我,是他不放我们走,我也不想带着阳儿和月儿住在这个没有人情味儿的地方。”

苏慕容嘴角上扬,眼里却是冷光道道。

当初她是要带孩子们离开的,莫释北以两个孩子驳回了,让莫老爷子也没有理由反对。

还真是扯不清,理还乱的恩恩怨怨他知道。

“这些只因为他太爱你。”莫楚昕眼中满是嫉妒,话说到这里,她也不想再隐藏自己的恨意。

自己从小和莫释北他们长大,可所有莫家的男人在和苏慕容接触后,明里暗里的都会被她俘虏了心。

莫释北是,他是她的丈夫,可莫权呢?同样是有意无意的帮着她,还有国外的莫杰森和那个远房的莫萧,个个都对她莫名的有情有义。

真是个招人的狐狸精,时刻都最在勾引男人,还大小通吃,简直是有悖伦理道德。”“没问题

“爱我?”苏慕容以为她会以怎样责怪自己的方式控诉自己,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说。

“难道不是吗?一个男人,如果不是太爱一个女人,太放不下她,怎么会将杀父仇人的女儿留在身边还不允许其他人伤害她?”

莫楚昕定定的看着她,虽然她是在问,可没有丝毫的质疑,这就是赤祼的炫耀。

“他是爱你,可却爱得很辛苦。”

“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在谈论你,他问我你的母亲和云姨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他竟然想从中找到某些理由为你开脱,他还在奢望你的母亲是无辜的,可惜,我知道的很少,我只能说不知道,然后他一劳动局是不会管的气之下走了。”

“苏慕容,面对这样一个爱你的男人,没有半分的愧疚吗?”

莫楚昕看到她眼中的迷茫,知道自己的话说到她心里了:“既然如此,他放不下你,可两个人都痛苦,不如你放下他,让他无法再爱你。”

苏慕容蹙眉看着她,心里却是五味俱全。

是啊,莫释北爱自己,他宁愿相信一切都是假的也不想对自己放手,可他是个有家族使命感大家肯定会追随他的男人,他不能为了儿女私情而背叛莫家,现在的他一定是里外不是人。

不想他这样为难,不想他处于如外层砂石上铺着一层粗粗的黄沙此模棱两可的抉择之中。他暗吃了一惊

既然不能在一起,那么不如快刀斩乱麻,早些分开比较好。

“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苏慕容傲娇的扬起俏丽的小脸,转身离开,再不理睬她的话语。

“慕容姐,今天的话不能让释北哥哥知道,否则他会恨我的。”以后却会感谢我。

莫楚昕嘴角荡起一层不易察觉的笑意,冷冷的看着苏慕容远走的背影,目光中满是促狭。

“那个愚蠢的女人,竟然和她说了那么多话,脑子秀逗了。”

莫家别墅群外的大门处,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那里,车后座上的莫释北正巧能看到苏慕容和莫楚昕两个人谈话的场景。

“莫总,现在回公司吗?”沈渊听到莫释北的自言,很低,并没有听清,便再次确认道。

“嗯,回公司。”

莫释北很后悔刚才自己去找莫楚昕的行为。

本来他是想打听一下她对于苏母和云宜之是的事情还了解多少,可是没想到她是胡搅蛮缠半天,没有一句话对上自己的问题,于是他一气之下转身离开,正巧沈渊打电话来,便让后者来接自己。

刚才他没有看到苏慕容母子,是上车时沈渊对他说的,而且说阳儿似乎是想找他的样子,于是他便让车子在门口停一下,想看看苏慕容母子,却正巧看到两个女人谈话的画面。

他不知道莫楚昕对苏慕容说了什么,但是从后者的脸上,他读出了很复杂的东西,似乎是在下什么决心。

都告诉过她,任何时侯都不要相信莫家任何一个人的话,除了自己,为什么总是不听?

他想下车找苏慕容谈谈,可是想到所有事情的错综复杂,他迈不开腿也张不开嘴,她是无辜的,他也是,但是他们却都要为父辈们的行为承担责任,因为那是他们的至亲。

头痛,一阵晕眩,莫释北仰躺在汽车的靠背上长长的呼着气。

……

晚上,莫释北回到莫家别墅群时已是灯火阑珊之时。

“释北哥哥,你回来了。”刚下车,不远处莫楚昕竟然热情洋溢的跑了过来。

“你怎么出来了?”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闪身躲开了她伸出来的准备挽他手臂的双手。

“正巧无聊在院子里看星星,看到你回来就过来了。”莫楚昕有些受伤,轻柔的说着,口吻有些幽怨。

太阳落山了寒气重,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回去了。”莫释北看到她单薄的身子有些发抖,知道她肯定是受了什么气才跑出来的,穿得太少了。

有时他自己都恨自己出生在莫家,狐假虎威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都是捡软柱子捏的,上到主子,下到家佣,没有几个是有骨气有主见的,都是墙头倒。

“释北哥哥,我能送你到门口吗?”

莫楚昕说得怯懦而胆小,却莫名的透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凄凉。

莫释北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自顾自的走向那间既让人期盼又有些畏缩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