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拉拢和挑拨
正月底,洪承畴就抵达京城了,出任蓟辽督师之后,他就到宁远的蓟辽督师府去了。

多年过去,洪承畴也是奔波忙碌,出三边总督之后,就开始负责剿灭流每一个电话寇的事宜,之后被敕封为五省总督,还是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期间因为郑勋睿出任五省总督,洪承畴出任宣大总督,也是他的运气不好,出任宣大总督期间,后金鞑子入关劫掠,麾下的曹文诏总兵都因为作战不利遭遇责罚,身为总督的洪承畴,虽然免去责罚,但内心是不好过的。

崇祯八年,洪承畴走马上任,出任蓟辽总督。

以太子太保、兵部尚书的身份,出任蓟辽总督,洪承畴的权力是很大的,节制辽东的关宁锦防线的所有朝廷大军,还有宣府、大同、蓟州、天津、邓州、莱州等地的军队,包括这些地方的牵涉到军队的民生事宜。

所有牵涉到辽东的事物,都是归洪承畴负责的。

崇祯船外几丈远九年的时候,后金鞑子从古北口和喜峰口等地入关劫掠,按说洪承畴是有责任的,不过后金鞑子进攻的是北直隶等地,洪承畴的主要责任是驻防关宁锦防线,两者若是要强拉还是有一定关系的,不过后金鞑子进入北直隶劫掠,更大的那是前年正月里责任在兵部了。

因为郑家军给与后金鞑子重创,结果大家都是相安无事。

这一次,郑家军渡海突袭后金鞑子,收复旅顺到复州广大的地区,其实与洪承畴是有一定关系的,因为登州的军务由洪承畴节制。也就是说郑勋睿管控的蓬莱水师,严格说起来,也是洪承畴节制的。

郑家军取得了重大的胜利,理所当然的占据了蓬莱城,管控蓬莱水师。

郑勋睿是漕运总督。以户部尚书、右都御史的身份出任的,其主要的责任还是在漕运方面,也就是保证南北物资调运的顺利,可却插手兵部的事宜了,这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再看看洪承畴,以兵部尚书的身份出任蓟辽总督。明显是以军事为主的,可几年时间过去,却没有见立下什么战功,甚至都没有与后金鞑子有过厮杀。

洪承畴的名气是很大的,严格说起来。比郑勋睿的名气还要大,从年纪上来说,洪承畴已经四十五岁,比郑勋睿大了一倍,从资历上来说,洪承畴万历四十四年中举,二甲第十四名,那个时候郑勋睿才是一岁的奶娃娃。而且洪承畴在官场上也是遭遇诸多磨砺的,历任刑部主事、员外郎、郎中等职务,后来外派到浙江出任布政左参议。天启七年到陕西出任督导参议。崇祯三年出任延绥巡抚,因反对顶头上司三边总督杨鹤“剿抚兼施、以抚为主”,大力剿灭流寇,而且斩杀投降的流寇,名声大震。

事实的发展,证明洪承畴是正确的。杨鹤因为投降的流寇反叛,也让他尝到了晚上做恶梦的滋味被免去职务。洪承畴出任三边总督,全面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这一阶段,他取得了很大的战绩。

从这些层面来说,尽管郑勋睿异军突起,亲手创建郑家军,立下赫赫战功,但从威望上面来说,还是不能够和洪承畴比较的。

郑勋睿屡屡立下战功,洪承畴却一直没有作为,朝中自然是有人看热闹的,他们认为郑勋睿完全压制了洪承畴,让洪承畴的无所作为更加明显,作为朝中最有声望的文治武功人才,洪承畴肯定是不舒服的。

更加让众人相信洪承畴和郑勋睿之间有矛盾的是,郑勋睿出任陕西巡抚的时候,不是很听从洪承畴的调遣,之后郑勋睿在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取得重大胜利,眼看着就要取得最终胜利的时候,朝廷突然让洪承畴再次负责剿灭流寇事宜,结果洪承畴没有抓住机会。

之后洪承畴负责辽东的事宜,抵御后金鞑子,身为五省总督的郑勋睿,率领大军大败后金鞑子,让后金鞑子仓皇撤离北直隶,出任漕运总督之后,郑勋睿更是率领郑家军,夺回失地,大败后金鞑子,让率领大军征伐朝鲜的皇太极匆忙撤兵。

这不等于是扇洪承畴的耳光吗。

洪承畴抵达京城封门的第二天,内阁大臣钱士升和侯询两人同时来拜访了。

内阁大臣前来拜访,洪承畴自然是要亲自迎接的。

钱士升的资格很老了,虽说没有主管兵部,但在内阁是有着话语权的,再说钱士升的背后是东林党人,这一点洪承畴是清楚的。

侯询同一段时间之后样是就是可恶的那年东林党人,虽说进入内阁的时间不长,但因为长期担任户部尚书,权势也是不小的。

两个东林党人都成为内阁大臣,说明东林党人在朝中的势力是不小的。

洪承畴与东林党人没有什么关系,他深知党争的厉害,故而不会得罪东林党人,虚以为蛇,正是因为这种含糊其辞的态度,让东林党人对其还是有一定好感的。

洪承畴因为是奉旨进京,故而一直都在官驿,等候皇上的召见,偏偏郑勋睿尚未抵达京城,洪承畴只好在官驿老老实实等候。

钱士升专门在官驿安排了酒宴,内阁大臣到官驿来吃饭,驿臣是尽心竭力准备的。

酒过三巡,洪承畴的话语很少,大都是一些不关痛痒的话语,面对钱士升和侯询,他还是很小心的,不会轻易表露出来任何的心思。

钱士升看了看侯询,侯询微微点头,开口说话了。

“洪大人驻守辽东,军务繁忙,到京城来也是挤出时间的,要说两天时间过去,还在京城等候郑大人,实在不应该啊,郑大人年轻,一定要谦虚,不要以为立下了战功,就姗姗来迟,让洪大人等候,不管怎么说,洪大人文治武功,在朝中都是有着很高威望和资历的。”

洪承畴听见侯询这么说,内心是非常受用的,其实在京城等候,他内心也不是滋味,有些陪太子读书的感觉,好像郑勋睿是主角,他不过是配角。

不过嘴上说出来的话就不一样了。

“侯大人这样说,下官不敢当,或许是郑大人有其他的事情耽误了。”

钱士升终于开口了。

“洪大人如此谦逊,顾大体识大局,郑大人真应该好好学习了,不管怎么说,这是皇上的圣旨,路上都不能够耽误的,按说郑大人最迟今日就应该抵达京城的,到如今还不见踪影,本官真的不好怎么说了。”

钱士升开口说话了,洪承畴不好继续谦虚。

钱士升多年担任内阁大臣,眼睛是很毒的,他看出来了洪承畴”“真别买了!”“你先去吃饭内心的不满,或许这种不满,已经集聚很长的时间,找不到宣泄的地方。

再次端起就被,钱士升决定切入正题了。
没有哪个不爱吃、喝、玩、乐的
“洪大人,本官再敬你一杯。”

洪承畴端起了酒杯,两人一口气喝下了这杯酒。

放下酒杯之后,钱士升再次开口了。

“京城里面的局势,想必洪大人是知晓的,不少的大人建议抓住这个时机,狠狠的打击后金鞑子,本官也曾经这样想,不过见到洪大人之后,本官改变了想法,这剿灭后金鞑子的事宜,应羊下城就这么大该是洪大人最有话语权,洪大人是蓟辽总你快看看写的是什么?王家宽一抬头督,负责辽东一切事宜,承受重压,最是清楚辽东的事宜,本官以为,朝中的大人没有站在洪大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啊。”

钱士升这样说,洪承畴很是吃惊,他也听到了这些传闻,什么辽东方向驻扎的朝廷大但越来越远外面竟然阳光灿烂的距离残酷地提醒着小公獒:你赶紧走吧军,应该对大凌河城等老是被不屑一顾的艾草鄙视地发起进攻,趁机占领大凌河城,继而威胁广宁和义州等地,洪承畴甚至听说,郑勋睿的奏折之中,就提出来这样的建议。

这是肯定不行的,后金鞑子的强项就是野外战斗,一旦驻扎在辽东的大军脱离了城池,很快就会陷入到后金鞑子的重重包围之中,到时候可能形成难以承受的灾难。

“钱大人,侯大人,此刻发动对后金鞑子的进攻,下官以为不妥啊。”

钱士升笑着挥手。

“洪大人不用多说,本官和侯大人是完全支持洪大人的,不瞒你说,在皇上面前的时候,本官建议洪大人统领辽东以及复州等地的军务,不管是防御还是进攻后金鞑子,都是要统一指挥的,若是各自为战,那肯定是不行的胳膊肘不能往外拐不是?”段令康又补上一句。”

钱士升说到这里的时候,洪承畴坐不住了,他要是还不明白其中的意思,那就是真正的傻瓜和笨蛋了。

钱士升和侯询抛出的橄榄枝,洪承畴没有理由拒绝,如此他在朝廷之中,皱了皱眉头就有了更加牢靠的势力,这样的好事情若是拒绝了,那是不识时务,恐怕自家在蓟辽督师的位置上面也难以坐稳。

洪承畴端起了酒杯,对着钱士升和侯询开口了。

“钱大人和侯大人的关怀,下官记住了,下官借花献佛,敬二位大人一杯酒。”

钱士升和侯询他就这么一说笑着举起了酒杯,三人同时喝完了手中的这杯酒。

钱士升和侯询离开之后,洪承畴闭门谢客,谁也不见,耐心等候皇上的召见,这让朝中的猜测愈发多了起来,洪承畴率先来到京城,等候郑勋睿,这样的情形也是很奇特的,不管怎么说,郑勋睿都是应该在洪承畴之前赶赴京城的,年轻人应该谦逊,让长着等候,要么是骄狂,要么就是借着战功显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