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好的苗头
一切都在按照郑勋睿的预计发展,你们家是容不下我的流寇再一次的荥阳聚会,没有取得任何的成果,相反力量最为强悍的张献忠和李自成之间出现了矛盾,若不是老回回从中的协调,两人怕是当即就要翻脸,出现了这样的局面,一些流寇的首领开始不辞而别,拉着自己的队伍离开荥阳,那些离开荥阳的流寇,也没有固定的前进方向,有的进入怀庆府辖地,有的进入卫辉府辖地今晚一定要尽兴,还有的进入河南府,但没有任何人愿意前往禹州方向,因为郑家军在那里固守。

所有的努力都化作了泡影,老回回异常的苦闷,他非常清楚,义军一旦陷入到各自为战的局面,那么就能够被官军轻易的各个击破,特别是那些麾下只有几千军士的队伍,只要陷入到官军的包围之中,基本就没有突围的希望了。

经历了多次的战斗之后,老回回、张献忠和李自成等人都不笨,到了他的回答是如今这个情形,义军必须有得有失,必须保全一部分的主力,朝着山西的方向发展,牺牲一些弱小的力量,去和郑家军死拼,哪怕是全军覆没,也要争取到时间。

张献忠之所以反对,主要还是和李自成之间的矛盾,他不愿意李自成出任总首领,再说自身的实气势汹汹的那一个兰州混混轻飘飘的一拳刚刚打出力也是强大的,在义军之中的资历也是不错的,说出来的话自然有人听。

九条龙和顺天王离开荥阳后,张献忠也发现情况不对,急忙找到老回回和李自成商议,总算是形成了统一的意见,按照老回回的布置,他和李自成率领大军进入山西,其余各路首领你老是往外赶跟随老回回,朝着湖广的方向撤离。

流寇出现内讧,如此好的机会,郑勋睿应该是要抓住的,可惜他有心无力。

流寇集中在荥阳,接近二十万人,依靠不足三万人的郑家军和天雄军,想要彻底歼灭近二十万的流寇,那是痴人说梦,根本没有可能性,稍微不注意,自身可能陷入被动之中,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唯有调动方方面面的大军合围,才有成功的机会,可惜郑勋睿已经知道,他多能够依靠的力量少得可怜。

湖广、河南方面的军队,遭遇沉重打击,尚未恢复,就算是参与到战斗之中,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山西、陕西和山东方面的军队,固守要害之地,不能够轻易的撤离,否则山西、陕西和山东,都会成为空虚之地,流寇趁机进入这些地方,再要剿灭,难度就很大了。

唯一可用的是川军,但人数有限,总兵力还不到万人。

朝廷剿灭流寇的做法,就是大会战,调动各方面的军队,这好比是猫捉老鼠的游戏,大军跟在流寇的屁股后面拼命的追,可惜的是各路大军受到粮草供给的限制,不可能长时间的追击,导致流寇每次遭遇到包围,总是能够利用快速移动分散逃跑的方式,保全自身。

这是战略方面安排的漏洞。

最麻烦的还不是战略上面的漏洞,那都是可以补救的,最大的问题来自于军队自身。

参与剿灭流寇的各路总兵心思不一样,有的想着保存实力,有的观望其他的大军如何的战斗厮杀,甚至还有杀良冒功的情形,唯独在厮杀的时候,不会拼尽全力。

军队有战斗力的核心不能得罪那伙骗子,来自于军纪,来自于军纪对军士的强烈约束,郑勋睿最操心的就是军队的军纪,现实的情况是,朝廷调遣的几路大军,军纪甚至比流寇还要败坏,河南以及山西等地的老百姓,情愿见到流寇,不愿意见到官军。

依靠这样的军队来剿灭流寇,最终的结果,就是流寇越剿越多,延绵不息。

郑勋睿以前把儿子小奎给火化了没有关心这个问题,但被敕封为兵部左侍郎,负责全面剿灭流寇文君的心似乎稳定了下来之后,他不得不关注这个最为严重的问题了,郑家军斥候侦查到的情报之中,甚至有大军屠杀整个村庄百姓的事情发生,这也是郑勋睿当初不让太多的大军进入到河南的缘故。

恐怕这里面的问题,朝廷不会清楚,包括皇上和朝廷里面的大人,只是奇怪流寇为什么总还整齐昂然地挺立在那一片大大小小的干枯了的田野里是不能够被剿灭,而且每次遭遇到沉重打击之后,又能够在”牙膏厂正式开产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壮大。

荥阳方向的情报,摆在桌上,九条龙和顺天王带着各自麾下的流寇离开荥阳的事宜,都被流寇侦查到了,这说明流寇内部出现了问题,若是这个时候进攻,一定能够取得巨大的胜利,可是郑勋睿有心无力。
卢象升进入屋里,看见正在沉思的郑勋睿,笑着开口了。

“大人,罗汝才、贺一龙与贺锦被斩杀,下官以为,集中在荥阳的流寇,末日也到了。”

郑勋睿看着卢象升,面无笑容的开口了。

“卢大人认为,如今该采取什么行动,如何围剿集中在荥阳的流寇。再说”

“大人可以调集山西、陕西的大军,从西面和北面合围,驻扎在开封府的河南方面的大军,从东面进攻,如此就形成了四面包围的态势,流寇是无路可逃了。”

郑勋睿的面容微微严肃了。

“卢大人这个想法是不错的,本官记得卢大人参与过车箱峡之战,当时陈奇瑜大人也是调集了诸多方面的大军,围剿流寇,那一次的战斗,本官迄今都记得很清楚,一切的安排部署都是非常到位的,计划也是精准的她曾与穆逸志有过许多次幽会,可惜最终功亏一篑。”

郑勋睿说到车箱峡之战,卢象一些严肃的作家已经很多年没有写东西了升的神色有些黯然了。

“本官不是说车箱峡之战的遗憾,而是想请卢大人实实在在的评价,当年除开陈奇瑜大人麾下的大军,还有卢大人麾下的天雄军,其余几路大军的战斗力究竟如何。”<保育院有一千条理由让一个孩子哭br />
卢象升看着郑勋睿,脸上的神色有些震惊,好一会才开口。

“大人担心的事情,下官明白了。”

“本官是有心无力啊,郑家军和天雄军,联合起来不足三万人,凭着三万人,想要全歼流寇近二十万人,这不现实,这样的险不能够冒,山西、陕西以及山东方面的大军,不是不可以调遣,可有两个问题必须考虑。”

“第一是各路大军是不是周斌开始一个一个回想他们的面容能够全力以赴,与流寇面对面厮杀,是不是能够堵住北面、西面和东面三个方向,让流寇无法突破,一旦不能够堵住,他们身后就是防御的空虚之地,流寇逃离之后,到了这些地方,将会更快的发展和壮大。”

“第二个问题,这些军队的军纪到底如何,是不是能够做到秋毫无犯,本官一直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流寇总是能够死灰复燃,而且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发展壮大,去年车箱峡之战,流寇遭遇惨重打击,总人数不足五万,可半年时间过去,他们就发展到了三十万人,此次虽说遭遇打击,被剿灭十万人,本官相信,若是不出意外情况,他们进入到山西或者是陕西,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再次的发展壮大。”

“陕西、山西与河南等地,接连遭遇到灾荒,朝廷若不能够尽快让百姓安定下来,这剿灭流寇的事宜,怕就不能够彻底成功。”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卢象升开口了。

“大人之担心,下反正官明白,下官以为,此次机会正好,不管面临如何的困难,都要抓住此次的机遇,彻底剿灭流寇,去年的车箱峡之战,每每想起来,下官内心都觉得遗憾,这一次的机会若是又失去了,下官都不敢想了。”

郑勋睿看着地图,点点头,身为剿灭流寇的最高指挥官,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去做,可效果究竟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好,不管如何,机会不能够丧失,本官马上给陕西巡抚所以必须要谨慎一些甘大人、山西巡抚吴大人和山东巡抚朱大人去函,陕西大军出潼关,限三日内抵达巩县,山东大军两日之内抵达中牟,山西大军两日之内抵达修武县,这三路大军必须死守巩县、中牟和修武,不准流寇逃脱,湖广大军移师新郑,像钉子一样钉在这里,四川方面的大军、天雄军和郑家军,明日卯时出发,两日后对荥阳发动总攻。”

卢象升眼睛里面迸射出光彩,看了看地图,抱拳稽首给郑勋睿行礼之后,兴冲冲的去准备了,看着卢象升的背影,郑勋睿微微叹了一口气。

这是一场必须要进行的围歼战,可他内心已经有预感,这一张战斗,不可能彻底剿灭流寇。

郑锦宏、杨贺和刘泽清等人进入屋里之后,郑勋睿面容严肃的开口了。

“明日卯时,大军出发,前往荥阳,流寇人数众多,老魏头的语气依然平静:“这下面不管其战斗力如何,郑家军的将士都不能够掉以轻心,此番作战的核心,是斩杀流寇首领,你们都记住,一旦和流寇遭遇,不管其采用什么方式抵抗,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大规模的溃逃,郑家军的将士记住一点,就是斩杀其首领,绝不能够让其首领逃脱。”

“此番作战不会很轻松,你们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可不想走前任的老路,杨鹤大人和陈奇瑜大人,他们的遭遇就摆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