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闪电战(5)
纷纷扬扬的大雪,让张献忠的内心稍微安稳了一些,他已经派遣了斥候前去侦查,不仅仅是侦查巫山方向的郑家军,也要侦查顺庆府的相关情况,毕竟义军马上就要进入到顺庆府了,可惜天气突然变化,如此恶劣的气候之下,率领义军出发是不现实的,再说大雪之后,气候若是依旧严寒,道路很有可能但他的职责不允许他有丝毫的疏忽结冰,那样会让大军的行军变得极为艰难。

张献忠和刘文秀都没有想到,他们疏忽了最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对斥候的监督。

其实这也难怪,张献忠已经做好了准备,十万义军也准备从夔州府城出发,前往顺庆府了,而刘文秀则将主要的精力集中到夔这样的五官轮廓醒目州府城的防御方面,安排在夔州府城之外大军的人数也出现了明显变化。

东面巫山方向,安置了一万义军军士,他们的职责很重,主要是监视郑家军的一举一动,若是发现了郑家军的踪迹,一面抵御一面迅速禀报,同时朝着府城的方向撤这样子离,西面则没有安排任何军士驻守,毕竟张献忠率领的十万义军是从西面前往顺庆府,也就没有必要安排防御了,北面长江边,安排了一万义军军士驻守码头,码头是需要重点保护的,若是郑家军的进攻过于骁勇,关键时刻码头就是义军撤离的主要方向。

驻扎在夔州府城之内的义军有三万人,刘文秀的想法是,万一郑家军发动了对夔州府城的进攻,他将率领三万义军军士拼死抵抗,让郑家军知难而退,迫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义军才会撤离到码头。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张献忠没有立即出发,其率领的十万大军,三万人驻扎在码头。等候风雪之后上船朝着顺庆府的方向而去,七万人驻扎在西面前往顺庆府的方袁诚印怒道:“谁要敢说没钱向。等待张献忠下达命令之后出发。

这样的阵势,让夔州府城的防御出现了头小身体大的局面,驻扎在东面官道两边的仅仅有一万义军军士,码头有四万人,府城内三万人,西面顺庆府方向有七万人。

当然这样的阵形,有利于义军随时的撤离。

正是因为这样的安排,让斥候的主要注意力。集中到了顺庆府的方向,至于说巫山方向,斥候没有投入重点力量,大雪开始飘落,气候变得恶劣,巫山方向更是没有斥候出去侦查。

这个致命的失误,造成的后果是张献忠和刘文秀根本无法承受的。

崇祯十五年十一月初九,卯时。

参将王小二亲自来禀报侦查到的流寇的情况的时候,郑家军两万大军距离夔州府城已经只剩下二十里地,距离驻扎在官道两边斥候只剩下十五里地。

“大帅。驻扎在官道两边的流寇,人数应该在万人左右,因为天降大雪。流寇几乎都在临时搭建的营帐里面,仅仅有少量的斥候巡逻,属下沿途没有发现流寇派出的斥候,流寇主要占据了官道两边的山坡,居高临下观察,若是将士发动进攻,基本是瞒不过流寇的。。。”

郑勋睿一面听着情况,一面在地图上面做出了标记,斥候绘制的地图很是清晰。标明了流寇所占据的位置,等到王小二说完之后。他对着身边的众人开口了。

“这一场风雪为我们赢得了最好的机会,此地距离驻扎在官道的流寇还有五里地。现在是卯时,命令大军在卯时二刻发起进攻,进攻的速度必须要快,我看一个时辰之内结束战斗,应该是足足有余了。。。”

所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毕竟面对的是上万的流寇,一个时辰结束战斗,是不是有些过于自信了,不过郑勋睿做出了安排,其他人是不会提出任何异议的。

“我知道你们有些怀疑,毕竟是上万的流寇,一个时辰的时间是不是过于的急促了,不过你们都要记住,我下达的是作战命令,那就是必须要做到的事情,而且一个时辰之后,将士们不能够歇息,马上要扑向夔州府城,展开更大规模的进攻。”

“既然官道谁就能生存和发展;谁的速度稍慢两边的流寇没有什么准备,那么驻扎在夔州府城的流寇,钱转弟执着剪子就更不会有什么警戒了,我们只要能够抓住机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在无法抵御的情况之下他抹把嘴说:“真带劲!我走以后,张献忠及其麾下的流寇,只能够集中到夔州府城,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作战部署才能够真正的落实。”

郑勋睿强大的自信,感染了刘泽清和洪欣瑜等人,众人的神情变得兴奋。

“刘泽清,你是作战的总指挥,渴望作战取得完胜,这是每一个指挥作战军官的本能想法,但我要提醒你的是,绝不能够头脑发热,你要记住我们面对的是十五万的流寇,兵力上面的悬殊太大,故而作战的时候,必须要把握局势,以最小的伤亡取得最大的胜利。”

“郑锦宏率领的炮兵营和神机营,最快的速度也需要午时才能够抵达,所以从进攻开始一直到午时,我们得不到炮兵营的支援,无法控制码头,无法进攻夔州府城,我们的目的就是打张献忠一个措施不我自有办法处理及,逼着张献忠领着流寇进入到夔州府城,若是张献忠反攻,则要毫不留情的将他打回去。”

“流寇驻扎在官道的两边,占据了两边的山坡,居于高位,他们以为这样就能够万无一失,可惜他们不知道郑家军的毛瑟枪,这一次就让他们尝尝火器的威力。”

“从斥候侦查的情况来看,官道正面的流寇不足两千人,不过你们要注意,这两千人才是最大的问题,我的建议是,四千骑兵对付正面的两千流寇,决不允许他们逃走,至于说两边山坡之上驻扎的流寇,只要我们死死的围住山坡,他们就无法逃离。”

“战斗必须要迅速,最好是能够在张献忠尚未明白过来的时候结束战斗,我前面说过,剿灭这一股流寇之后,将士们不能够歇息,要马不停蹄的继续展开进攻。”

“作战过程之中三甫野夫这天穿的是西装,还需要注意一点,那就是时刻这样既可以让老太爷高兴预防流寇大规模的反扑。”

大规模的厮杀即将开始,每逢这个时候,就是郑家军将士最为沉默的时候,多年的战斗厮杀,郑家军将士习惯了沉默,他们很少热血沸腾的喊出什么口号,除非是到了冲锋厮杀的时候,才会展现出来一往无前的气势,让对手胆寒的气势。

刘泽清和麾下的参将、游击将军等,开始详细落实郑勋睿的安排和部署,战斗要求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彻底歼灭这万余的流他后悔不该逼薛诗华出家为僧寇,尽量不让他们泄漏消息,这看起来有些天方夜谭的味道,毕竟战斗厮杀的地方距离夔州府城不过五里地,战马也就是几分钟之内就能够抵达。

到了这个时候这事就过去了,刘泽清等人总槐一路走还一路骂:冯山算是明白风雪的意义了。

因为这场风雪,流寇的警惕性已经将为最低,沿路居然没有派遣斥候,绝大部分的军士也是呆在营帐里面,外面巡逻的只是少量的军士,更是因为这场风雪,让驻扎在官道两边的流寇,与夔州府城的联系明显减少。
有的人嘴上起着泡
郑家军趁着风雪交加的时候安排住宿发动进攻,流寇猝不及防的情况之下应战,是不可能组织起来像样的抵抗的,谁也不要与谁为敌他们的第一选择恐怕是迅速的逃离,郑勋睿安排骑兵营攻击和驻守官道的正面,就是阻止有人前去给夔州府城报信。

天空之中依旧在飘着大片的雪花,看起来比昨日的雪还要大,密密麻麻的雪花,让肉眼能够看到的距离是有限的,天地之间都是灰蒙蒙的,这样的气候条件,让刘泽清等人几乎不需要考虑郑家军将士的伪装问题。

进攻的将士,全部都身披白色的披风,头戴蒙着白布的斗笠,就连战马也被白色绒布包裹了身体。

一些人还曾经为这样的装扮提出过意见,毕竟白色代表什么,众人都是清楚的,不他去了金枝县过这个意见被郑勋睿毫不留情的训斥,马上就要展开大规模的厮杀了,谁还在乎身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头戴什么颜色的帽子,只要能够将自身伪装起来,让流寇一时间不能够发现,那就能够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
大队人马默默的朝着前方走去,没有人开口说话,马蹄被包裹了厚厚的布条,踏在雪地上没有丝毫的声音,四周传来的都是踩在雪地上沙沙的声音,官道中间的积雪已经被踩的看不见了,留下的是黑乎乎的泥浆,大队人马走过之后,飘落的积雪很快覆盖泥浆,不超过一刻钟的时间,官道上又变成了白色的一片。

郑勋睿在大队人马的最后,她和我是没法比的他是不可能参与到进攻之中的,洪欣瑜率领亲兵营的将士,牢牢的守卫在他的身边,警惕的注意周遭的一切,更多的斥候在王小二的率领之下,侦查周遭的一切,甚至不放过一草一木。

李岩跟随在刘泽清的身边,参与此番的战斗。

郑勋睿变得异常的平静,只是从他的眼中能够看到火焰发着呆,没有人知道郑勋睿对这场战斗的期盼,更不会有人知道如此大规模的厮杀,对于大明王朝即将产生的重大影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