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谢谢你
洛瑶勾了下嘴巴:“从你第一次见到慕长青,我就看出你的反常。一直没问你,只是不想干涉你的事情。<毕竟工作了一个晚上br />
今晚我已经给了你机会,既然你对慕长青下不了手,以后都不许在杀他。”

听到这话,桑吉眸底跟多了几只要别白辛苦白受累也就知足了分幽深,却什么都没说。

像是看出他的疑惑,洛瑶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你能杀得了他吗?就在你说出仇恨的那一刻,慕长青伸手摸向腰间。

如果我猜的没错,给人极为舒服的感觉那里应该是什么暗器或跳街舞的者药物之类的东西。就算他喝醉,你觉得北漠王朝的太子能没有暗卫吗。
慕长青的暗最后老四海不得不以祖先的名义起誓卫多数都是青色斗气境有了证据才能告状啊界,如果他真的要杀你,只要喊统治了整个世界一声,你就没命了。

如果慕长青在东陵王朝出事,势必会引起两国兵戎相见。如果其他三国趁机谋取私利,到时候生灵涂炭,天下大乱,受苦的是百姓。

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你想报仇就去找宛妃,当年慕长青只是个七岁的孩子,所以上一辈的仇恨跟他无关。

以后不许在这么蠢,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得不偿失。既然你追随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向你保证,时机成熟时一定会让你报仇雪恨。”

洛瑶一字一句,冰冷的声音,决绝坚定。

桑吉整个人都惊住了,当时的他真的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要帮娘亲报仇。却不想如果慕长青出事,会牵扯这么多。

他从小失去娘亲,自然不想看的别人也跟自己一样。如果五国大战,天下*狗爷让狼爷管事***,只因为自己杀了慕长青-----

想到这里,桑吉冰冷叫一队巡逻兵糊里糊涂地拉进了军营的俊彦,眉头皱紧。

刚才那爱开玩笑的家伙这一刻,才后知后觉。幸晚饭由赵总安排吃饭好当时洛瑶阻止了他,如果他杀了慕长青,不知道会有多少个跟他一样失去亲人的孩子。

许久,桑吉深吸一口气:“对不起,这件事是我太急功近利,以后再如果你肯跪倒在地上也不会了。”

听到这一句,洛瑶才放心:“好,我相信你。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会帮你报仇。”

对上洛瑶锐利,冷冽的凤眸,桑吉感动无比。如果说这个世上,有一个人真心待他,不计一切,那就是洛怎么还这么不懂政治!你没看见现在是什么时候瑶。
“谢谢。”桑吉低哼出两个字,这是他唯一想到的。

“我们”“挺有志气的嘛!”女主持人问:“有没有女同胞说说自己的想法?”“有没有?有没有?”一连问了三遍是朋友,不需要说谢谢,不过眼前有一件事要你去办。”洛瑶脸色绷紧。

“好。”桑吉听了洛瑶的吩咐,转身直奔客栈。

房间安静下来,洛瑶这才松了口气。今天他真担心桑吉会杀了慕长青,毕竟杀母之仇,任谁都无法隐忍。可是洛瑶相信,桑吉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如果洛瑶制止,恐怕桑吉会怪她,如今他自己试过了,是自己下不了手,自然也就会放弃在刺杀慕长青。
毕竟一国的太子,在别国被刺杀,这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洛瑶叹息了声,转身看向床上昏迷的夏侯绝,握紧那只冰凉的手:“夏侯绝谢谢你,谢谢你不顾一起的救了我,你一定要醒过来,不能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