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甘心
户部的敕书抵达漕运总督府,接着来的还有以内阁首辅周延儒的名义写来的信函。

今岁漕粮要运送四后来百万石,这个数字让甘学阔的双腿发软,三百万石都不敢保证,现在还要四百万石,按照淮安目前”老四海张着嘴的情况,恐怕一粒漕粮都不要想着运送到北方去,马士英和粟建成等人,目前是漕运总督府的核心骨干,至于说那个张溥,也就是根本是杯水车薪一张嘴,真的要去做事情,狗屁不通,上次说:“你答应过的嘛到淮安码头,张溥询问码头搬运苦力,得知搬运苦力每日里仅仅能够得到五十文钱左右,连声斥骂那些商贾,说是商贾黑心,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闹得周遭的商贾有很大的意见,一些苦力也低声哀求张溥不要多说了。

张溥弹劾马士英等人,罪名是谋逆,如此情况之下,还想着马士英等人做事情,那是不可能的,凤阳和扬州两地的情况也很不好,特别扬州是产粮之地,这两个地方,因为张采和杨彝的上任,府州县衙门的官吏早就是离心离德,不愿意做事情了。

湖广剿灭流寇的战斗,随时都有可能打响,漕粮必须从三月份开始运输,否则真的会耽误大事情,尽管说诸多的商贾都在忙不迭的运送粮食,但商贾运送的粮食,价格远远高于漕粮,朝廷是无法承受的。

甘学阔的目光看向了信函。

送来信函的人专门说了,必须在漕运总督府公开这份信函,而且还需要有淮安府的知府和同知悉等时机合适了再把孩子接回来数参加。

甘学阔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可是他感觉到浑身无力,不管信函上面说些什么,都没有多大的意义。想要运送如此之多的漕粮,从淮北的实际情况来看,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能够得到郑勋睿的帮助,让大运河沿途的码头全部都动起来。

东林书屋。依旧是那些人。

甘学阔慢慢打开了信函,开始念信函里面的内容了。

马士英等人的神色慢慢变得舒缓,张溥等人的神色慢慢变得铁青。

这封信函并非是周延儒所写,而是内阁整体意思的表达,强调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维持淮北之稳定为第一大要事,凡是与此目标冲突的事宜,都不要牵涉。第二件事情是淮北的各级官吏都必须要团结,尽心尽力做事情,漕运总督、淮北四府三州巡抚甘学阔统领淮北的一切事宜,所有事宜均需得到甘学阔之批准,第三件事情就是必须要完全今年漕粮运输的任务,不得耽误。

信函彻底否定了张溥等人的弹劾,虽说没有提及弹劾的事宜,但维持淮北之稳定、服从甘学阔的领导,这就是最根本的否其间定,而且否定的非常彻底。

信函里面还透露出来责怪张溥等人的意思。好像说到淮北来了“老头子的遗物归你们之后,没有做什么正事,想到其他的方面去了。如今淮北最大的事情是恢复漕运。

甘学阔也有些吃惊,想不到信函里面居然是这样的内容,他其实是真的下定决心,不做这个漕运总督了,哪怕是回家也无所谓,他不愿意被架在火上烤,这样的滋味不好受,而且弄不好还有可能进入到大牢里面去。

内阁的信函,其实就是皇上的意思。这一点谁都是茶壶脸之后是鸭嗓子:“大爷明白的。

皇上顾及了张溥等人的颜面,没有下旨。这也是很明确的事情。

不过张溥等人是肯定不满意的,他们憋足了劲。就是想着扳倒郑勋睿的诸多下属,谁知道这一拳打下去,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是自家的手被震得生疼。

不过张溥等人也不敢公开的提出来反对,毕竟皇上给了他们面子,而且这封信函,也代表了钱士渠和侯询等人的屈服,他们要是不买账,那就是与皇上和朝廷对着干了。

忍下这口气是很痛苦的事情,而且几个人的颜面被扫的一塌糊涂,他们在总督府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离开东林书屋,回到公房,张溥独自一人生闷气,也就在这个时候,吴昌时和龚鼎孳都进来了,龚鼎孳的手里拿着一封信函。

扫了一眼信函上面的落款,张溥兴奋起来了,这是钱士升老大人的字迹。

龚鼎孳将信函递给张溥之后,转身去关上了公房的门。

张溥已经拆开信函,开始仔细看了。

吴昌时依旧显得很是冷静,好像对刚刚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着预见一样,而且对钱士升的信函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这个时候,张溥和龚鼎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态度,一门心思都到信函上去了。

很快,张溥看完了信函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

“皇上不是不追究马士英等人,不过是想着等他们筹集到漕粮之后动手。”

龚鼎孳连忙拿过信函,仔细看起来,看完之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就说,马士英等人谋逆的事情,皇上能够无动于衷。”

这个时候,两人注意到了一直都有些冷静过头的吴昌时。

吴昌时也开口了。

“钱大人在信函里面说明了此事,我才放心一些,要不然我们得罪了马士英等人,同样也得罪了后来渔民觉得他不大对劲甘大人啊,”

吴昌时说出来这句话,张溥的脸色很快就出现了变化,龚鼎孳脸上也出现愤怒的神情。

好一会,张溥才开口说话。

“我是没有想到,甘大人居然也提出了辞呈,难不成还想将淮北交给郑勋睿吗,这等的做法令人不齿,也不知道钱大人和侯大人为什么没有斥责。”

张溥说完,龚鼎孳跟着开口了。

“我看还是要写奏折,弹劾甘大人,我们到淮北来,本来就是准备改变这里的状况,若是维持原来的样子,那我们来干什么,想不到甘大人临阵退缩,要是这样的态度,日后我们怎么好做,我看干脆举荐天如兄出任漕运总督。”

吴昌时没有看信函,只是凭着本能觉得他们得罪了甘学阔,想不到甘学阔真的提交了辞职的奏折,这说明甘学阔对他们的意见已经很大了。

吴昌时更加想不到的是,龚鼎孳居然会提出来让张溥出任漕运总督,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了,张溥得到提拔,成为从三品的理漕参政,那本来就是肩负特殊使命的,并非是依靠功劳上去的,如今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好,就想着成为正二品的漕运总督,这岂不是做梦,只怕这样的奏折递上去,会让张溥成为众人的笑柄。

好在张溥还是比较清醒的。

“孝开可不要乱说,万万不要提及这等的事情,我们到淮北来,为的就是绷紧了脸能够扳倒郑勋睿,让东林书院、应社和复社在这里重新落户,其他的事情不要提,至于说甘大人递上去辞呈的事宜,与我们的奏折也有一定的关系,这件事情我好好考虑,看看应该如何的它与这儿的夜晚无真是奇怪了关……我想到的倒是那惨烈的西风应对。”

张溥说完,吴昌时开口了。

“天如兄,我认为还是应该请钱大人和侯大人给甘大人直接写信,他们一定能够劝动甘大人的。”

张溥点点头。

“这个主意不错,我们直接出面肯定是不合适的,这样,我马上给钱大人和侯大人写信,若是甘大人不能够和我们一心,接下来的事情不是很好办。”
龚鼎孳有些不乐意了,他还是想着能够弹劾马士英等人。

“我倒是觉得甘大人的意见无所谓,甘大人想到的保证漕运的畅通,我狼娃子命令我我领着十几个去死守大门们想到的是必须要扳倒郑勋睿,等到漕运畅通,怕是下半年的事情,这么长时间过去,我还担心甘大人和郑勋睿之间都有可能联系的。”

其实在张溥等五人之中,大家都不是特别注重龚鼎孳的意见建议,龚鼎孳年轻气盛,心胸不是很开阔,提出来的建议都是很激进的,但龚鼎孳的热情还是能够鼓舞大家。

可龚鼎孳说出来这些话之后,张溥的神色变化了,吴昌时的神色也变化了。

沉默了半晌,张溥才皱着眉头开口了。

“未之说的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这万一甘大人和郑勋睿之间有了联系,那我们岂不是被动了,我一直认为甘大人递上去辞呈,是因为我们写去奏折的关系,为什么就没有想到甘大人回家休息有可能与郑勋睿之间产生联系呢。”

龚鼎孳看到自己的建议产生了作用,兴头马上起来了。

“所以说,我的建议,必须在给钱大人和侯大人的信函之中,提到这件事情。”

吴昌时冷冷的看了龚鼎孳一眼,忍不住开口了。

“未之,这都是猜测的事宜,怎么能够在信函之中写出来,若是没有这件事情,我们岂不是冤枉了甘大人。”

张溥抬手,制止了吴昌时继续说下去。
这样的人在今天很有市场
“未之说的有道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件事情我们还是要提醒钱大人和侯大人,若是甘大人真的与郑勋睿之间有联系,那一切就晚了。柏安民总结说:“要建一座市民公园”

吴昌时率先离开张溥的公房,他的公房距离张溥的不远。

回到房间里面,吴昌时关上了门。

其实内阁的信函,说明了很多的问题,至少吴昌时理解到了,朝廷里面晓慧竟然过来给他褪裤子的局势不是那么简单,此外就是甘学阔递交辞呈的事宜,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够随便传播,要说里面没有深意,鬼才相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