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皇太极的睿智
皇太极脸色发白,身体微微颤抖,若不是范文程哭诉着将事情说出来,他是绝不敢相信的,多铎居然会在大街上抢夺范文程的夫人,皇太极可不是一般人,他不会认为多铎是色胆包天了,硬是看上了范文程的夫人。

皇太极能够冷静的处置阿敏和莽古尔泰,能够让代善屈服,从当年的四贝勒主政的氛围之中脱颖而出觉得天下这么大,独掌大权,后来还率领满八旗征服草原诸多部落,让后金不断壮大,并且在这个基础上建立大清国,登基您好称帝,可谓是见过太多的事情,判断所有的事情,从表面就看出其内部存在的深层次原因。

皇太极做事情,主要还是从维护大清国的利益、壮可听他这么一说大俺更对不起她啦大清国的实力出发的,登基成为大清国的皇帝之后,他不可能顾及太多的私人感情,做一切事情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利益,要么是能够笼络人心,譬如说善待满脸挂泪的渔爷说汉人,要么是能够让大清国不断发展壮大,譬如说信任身为汉人的范文程。

听到范文程的哭诉,特别是在多铎府邸前面遭受的屈辱,皇太极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的确信任范文程,尽管从内心来说,他还是有些排斥汉人的,譬如说汉人就绝不可能掌控满八旗,就算是立下天大的功劳,也不可能在满八旗之间出头,因为满八旗是皇太极所依靠的根她的声音哽咽着本,也是满人依靠的根本,可皇太极很明白,从能力和谋略方面来说,汉人因为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的确是强于满人的。满人打小就在马背上长大,或者穿梭于白山黑水之中狩猎,想着接受良好的教育,可能性是不大的,后金骨子里流淌的血液就是要求赵飞扬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勇猛。这样的勇猛从小就开始培养,至于说读书的事情,反而没有谁重视了。

这样的情况,目前慢慢出现了一些改变,有些满人权贵已经知道知识的重要,开始要求子女在强健身体的时候。也要读书学习知识。

可这个过程还有些漫长,需要一步一步来。

皇太极处于这样的氛围之中,他必须要信任汉人,特别是范文程这种有着不错能力、忠心耿耿的汉人。

多铎是皇太极的弟弟,平日里为人处事的确有些狂妄。有些时候甚至不顾及皇太极的面子,想到多铎年轻,作战勇猛,皇太极也就不盖出于羲和之官是很在乎,能够原谅的地方,基本都是原谅的,可这一次多铎做的有些过分了,而且其真正的目的是什么。还不好说。

范文程哭诉完之后,皇太极已经想明白了,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处理这样的事情。她们都会热情地附和

索尼来到大政殿。尚未来得及行礼,皇太极就开口了。

“索尼,带着朕的金牌,领两百侍卫到豫亲王府,将多铎和他的管家带到朕这里来,还有多铎今日强抢的女子。迅速解救出来,送到范大人的府邸去。”

索尼接了圣旨。转身离开的时候,深深的看了范文程一眼。都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作为一等侍卫,他肯定是知道的,其实刚刚进入大政殿,他就知道会做什么事情了。

索尼离开之后,范文程表现的诚惶诚恐。

皇太极倒是黛微的形象总是在她出现的时候就自动闪现和颜悦色了。

“文程,这件事情是十五弟做的不对,朕一定会责罚他的,你回家去等候,朕会给你一个交待,此外,你考虑一下,十二弟被明军抓去了,朕是一定要赎回来的,朕该如何做,如何让十二弟回来,再要拿出来那么多的银子,朕无能为力了,可十二弟是必须要回到沈阳的。”

范文程连忙跪下谢恩,有了皇太极这些千万别再走歪他走到于鉴的办公桌前笑了笑道了话,夫人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了,这件事情处理的很是迅速,想必夫人不会遭受到凌辱,至于说武英郡王阿济格的安危事宜,范文程早就想过了,拿出一些银子是必须的,可最多也就是百万两银子,不能够再多了,至于如何让大明朝廷释放阿济格,范文程已经想到了不错的办法。

多铎和管家被带到大政殿的时候,代善、多尔衮和济尔哈朗全部都赶来了。

皇太极暂时没有理睬在外面等候的多铎及其管家,让代善、多尔衮和济尔哈朗进入到了大政殿,他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说说最近的一些事情。

代善等人进来之后,正要开口说话,皇太极挥挥手。

“朕知道你们来的目的,朕也知道你们想要说些什么,你们暂且不要开口,先听朕说。”

皇太极的这句话,让代善等人安静下来。

“多铎所做的事情,朕说的不客气一些,是胡闹,既然对朕有看法,何不到朕的面前明说,采取这样的办法,岂不是损害我大清国之利益吗。”

皇太极说出来这样的话语,让代善等人都是非常吃惊的,多尔衮更是脸色发白,他的亲哥哥阿济格被明军抓获,亲弟弟多铎又做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若是皇太极严惩,那就意味着他多尔衮要同时失去两个亲兄弟了。

要知道皇太极一般都是称呼十五弟的,这次居然直呼了多铎的名字,可见皇太极内心是异常愤怒的。

“你们都是朕的兄弟,不错,你们能够在战场上厮杀,建功立业,不断壮大我大清国的实力,可你们以为,仅仅是在马背上就能够治理天下吗,汉人学识普遍比满人强,这是事实,所以在治理国家方面日后不管法币和储备券的比率如何波动,朕需要听从汉人的建议。”

“朕再问你们一个问题,我大清国有多少满人,就算是将肚子里的小孩子也算是,有百万人吗,汉人有多少人,朕说的不客气一些,至少是满人数量的百倍,若是不能够团结和笼络汉人,我大清国依靠不足百万的满人,真的能够维系吗。”

“多铎在盖州的时候,棒杀前”临行前去报信的商贾,无非是因为这个商贾是汉人,这个商贾效忠我大清国,冒着巨大的危险前来报信,多铎是怎么做的,将怨气发泄到人家商贾的身上,不问青红皂白,将人家活活打死,如此的做法,让辽东的汉人怎么想。”

“范文程是朕最为信任的汉人,这些年来在朕的身边,兢兢业业,朕尚未来得及好好的赏赐,多铎却去抢夺范她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文程的夫人,多铎究竟想干什么,是想着大清国的汉人都造反吗,是想着让朕成为亡国之君吗。”

皇太极的这些话语,如同重锤。

多尔衮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在皇太极面前跪下了。

“皇上,这都是十五弟不懂事,臣弟在这里替十五弟求情,十五弟的确是做错了,臣弟也要予以训斥的,恳请皇上饶恕十五弟的错误。”

代善和济尔哈朗也站起身来,为多铎求情。

皇太极走下御辇,扶起了多尔衮。

“朕不会做有些事情的,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大清国不是朕一个人的,是所有满人的大清国,你们都是朕最大的依靠,不过十五弟这次做的太过分近来了,必要的惩戒还是应该有的,朕看罚十五弟白银万两,令其在府邸闭门思过,没有圣旨不准走出府邸一步。”

皇太极说出这些话,多尔衮松了一口气。

不过皇太极的话还没有说完。

“十五弟的管家,公然侮辱范文程,影响及其恶劣,朕看绝不能够轻饶,令侍卫痛斥其罪行之后,斩首示众。”

皇太极这句话说出来,大政殿里面瞬间变得安静了,多铎的管家是满人,因为范文程的事情,皇太极斩杀满人,这恐怕是开天辟地的事情了。

皇太极看了看众人,语气缓和下来了。

“你们恐怕以为朕做的有些过了他十分喜欢你,朕这都是给十五弟消除影响,赢取到汉人的支持,朕已经说过了,失去了汉人的帮助,大清国将难以有任何的作为,不要说入主中原,怕是在沈阳都难以维持,十五弟这次作出来的事情,很多的汉人都看着,朝中的汉人官吏,更是提心吊胆,不知道会不会也遭遇到羞辱,朕若是拿不出来好的态度,那就是汉人离心离德的时候了,朕绝不愿意看见这等情况的出现。”

皇太极顿了顿,终于说出了颇为重要的话语了。

“去年和今年,满八旗遭遇了两次惨重的失利,拿出了一些银子,朝廷之中就有人开始嘀咕了,怕是怀疑朕的能力了,他们不愿意表露出来自身的情绪和看法,却在背后做出很多令朕难以容忍的事咋好长时间不见狗娃子在外面跑了情,朕想到这些人内心郁结,故而没有追究,可他们若是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以为朕是隐忍退让,那他们就错了,朕不会容忍这等的态势继续发展下去,从即日开始,若是有满人继续无故屠杀汉人,不管牵涉到谁,十五弟的管家,就是他们的例子。”

皇太极的话语,震撼了代善、多铎和济尔哈朗,他们很清楚都城里面的阴霾,也知道这背后意味着什么,他们更是清楚,皇太极是说到做到的,严格说起来,多铎的管家罪不至死,不管怎么说,对管家的所作所为,都是主人指使的,真正接受惩罚也是主人,可皇太极还是毅然决然的要斩杀管家,这是一次非常严重的警告,也是警示所有的满人权贵,做事情不要太过分了,见好就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