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尘埃落定
苏慕容抱歉地笑笑,“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消息,只是一发不可复制前仇人想见几天我去给父亲收拾东西的时候,在办公室找到一份地契,但现在公司并没有这个项目。”

莫释北一听,心里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宋易熙,再看苏慕容一脸冷冽,莫释北还是闭上了嘴巴。

此时,苏慕容却又说道:“之前我听说,顾念也有参与其中,释北你总得给我一个解释吧。”

听到苏慕容有些咄咄逼人的语气,莫释北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心里膈应地说道:“慕容,这件事情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还没有准确的答案。”

“所以你就打算一直隐瞒我?”苏慕容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莫释北最担心的,就是被苏像我一样慕容误会了,可他没有想到,莫官妡那个大嘴巴,居然会说出来。

莫释北连忙坐在了苏慕容旁边,而后拉起她的手,解释说道:“慕容,这件事情我正是因为怕你误会,所以才没有跟你说。”
那一刻她差点哭出声来
苏慕容倒是没有之前在莫家老宅那么气愤了,莫官妡将那日莫释北的表现全都说了一遍,她心里很清楚,这不怪莫释北。

“顾家毕竟和莫家是世交,老爷子有顾虑也是正常的,只是下次顾念再对我出手,就算没有你们莫家,我也要动手。”苏慕容毫不客气又斟了满满一杯酒地说道。

莫释北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他向苏慕容保证说道:“你放心,只要我掌握到证据,我绝对不会手软。”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苏慕容坦然一笑,心里也舒服了许多。

就在两人谈话期间,小姜也开门进来了。

苏慕容不禁笑着说道:“你让沈渊跟安然出国,倒是还缺一个助理,你看我如何。”

明知道苏慕容是在开玩笑,但就又耐不住了是莫释北还是没好气地说道:“这话别乱说,我莫释北的女人什么时候轮到做助理了。”

恰好小姜推门而入,听到这句话五天后顿时也有些尴尬。

还好,苏慕容丝毫不介意,起身就招呼了小姜,说道:“你那边有什么新的情况?”

小姜点了点头之后,便汇报说道:“我已经调查过了,那块土地现在在宋易熙名下,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都两年多了,那块土地一直是荒着的。”

“那我这块地契,你看过有没有什么问题?”苏慕容心里暗道一声果然,看来还是自己当初大意了。

当初父亲一倒,她不得不接手苏氏。

这其中,有很多隐形的资产是她不知道的,这次要不是偶然拿到这份地契,拖也拖不动只怕那块土地就真的今天你们几个归宋易熙所有的。

“既然如此四处逃难,宋易熙那边的合法手续是如何办下来的?”苏慕容的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

莫释北一听,心中也是一怔。

紧接着,就听小姜接着说道:“是这样的,我已经托人在国土局调查过,一切手续都是按照正常流畅,我将这边的情况反映过去之后,那边说会很快给答复的。”

苏慕容听罢,点了点头,脸上却是没有一丁点笑容。

若真的是这样,那事情就有些蹊跷了。
只能并行两三个人
既然自己手上的地契是真的,那么定然是宋易熙的有问题了。

莫释北拍了拍苏慕容的肩膀,安慰说道:“这件事情你先别着急,我先把律师找过来,你具体问一问。”

苏慕容点了点头,心情也再次变得沉重起来。

没过多久,小姜出去接了一个电话,便一脸严肃地走进来说道:“苏总,那边传来消息了,说是当初宋易熙手上还有一份转让合同。”

“不可能!”

苏慕容当即站了起来,直接否认说道:“我父亲是绝对不可能和宋易熙做说这种交易的。”

对于苏氏的事情,莫云鹏就出现在医院门口释北也不太了解。

当下,也只能先安抚苏慕容说道:“你先别激动,既然有合同转让书,咱们也别怕,我们先找律师。”

话音刚落,莫氏的法律顾问便匆匆忙地赶了过来,恭敬地叫了一声:“莫总。”

莫释北点了点头,随后指了指苏慕容说道:“这是我夫人,她现在想了解一些问题,你务必做到知无不言。”

赵律师点了点头之后,便又看向了苏慕容。

“赵律师,您请坐。”苏慕容笑着说道,随后让小姜将地契交给了赵律师,而后说道,“赵律师,您先看一下,关于这份地契,是不是原稿?”

“这个我得回去调查一下,不过这上面的签字……”赵律师看了一眼,不禁微微皱眉。

苏慕容又接过来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紧接着,小姜便将事情的大概简单地说了一遍,赵律师听罢,点了点头说道:“那这份合同转让书你们看见过吗?”

苏慕容摇了摇头,随后一脸肯定地说道:“我的父亲,是不可能和宋易熙做这样的交易的,转让书我也从未听我父亲说起走投无路过。”

“这就有问题了。”赵律师听罢,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赵律师又想了一会儿之后,便说道:“这样,我们先去法院递传票,这样到时候对方无论如何也得拿出合同转让书,若你们能确保没有这场交易,那到小两口要是有个娃时候我们要求拿转让书做鉴定!”

苏慕容点了点头,要宋易熙现在交出合同转让书,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那就谢谢赵律师了。”苏慕容起身,和赵律师握了握手,才将人送了进去。

等回来之后,苏慕容等人也是稍稍松了它开得多么绚烂……妈妈一口气,这一次她倒要看看,宋易熙还能有什么说法!

苏安然出国的事情已经提上了日程,三天后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苏慕容和莫释北一起开车送了苏安然。

同行的,自然还有沈渊!

莫释北上前,拍了拍沈渊的胳膊,一脸严肃地说道:“出国了,多照应一点,以后要是有机会,再回来工作!”

“莫总,夫2003年人,你们放心。”沈渊点了点头,眸子里一片平静。

一旁的苏安然却是稍稍红了脸,自从那日之后,苏安然的气色也是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

苏慕容看在眼里,心里也是替她高兴,若是真的能够摆脱宋易熙的阴影,和沈渊在一起,这也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画面。

而苏安然前几日知道沈渊喜欢自己之后,起先是惊讶,而后是茫然,到最后竟有几分不知所措起来。

她偷偷地打量了一眼沈渊,此时的他面无表情,看起来却是异常的刚俊,让天色很晚的时候算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说道:“姐,姐夫,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苏慕容上前再次抱了抱苏安然,真的到了临别的时候,反而没有像之前那么难过了。

苏慕容替苏安然拨好头发,眼里也多了几分联系,说道:“安然,记得经常给我打电话。”

“姐,我知道了。”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让他们早点过去吧。”莫释北伸手揽过苏慕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等两人走了几步之后,莫释北又在身后大声地喊道:“沈渊,记得我说过的话!”

苏慕容本来是不想哭的,刚刚也一直是尽量笑容面对着苏安然,可是看着那抹娇小的背影最终消失在自己的实现当中,苏慕容还是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莫释北见此,连忙将苏安然搂在了怀中,柔声安慰得道:“好了,没事,又不是不回来。”

苏慕容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哭,对于苏安然来说,这是选择重生的方式。

她一边抹泪,一边笑着说道:“对,我不应该哭,我不哭,我不哭……”

可是大颗大颗的眼泪还是忍不住,不停地往下掉,苏慕容不禁笑着说道:“我还是这么爱哭……”

送走苏安然,莫释北又送苏慕容回家,一路上,后者都是昏昏沉沉,哭红了眼睛竟然也是慢慢地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自己又是在床上,莫释北也早没了踪影。

苏慕容不禁有些纳闷,随后又是失声笑了,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了,就算是想睡觉,也没有这么夸张的吧,一睡觉算是连时间都不知道了。<嘴里是两排细小光亮的牙齿br />
“夫人,您醒来,外面有人找您?”保姆进来,毕恭毕敬地说道。

苏慕容点了点头,小姜是保姆认识的,要来的话估计也就只有莫官妡了。

苏慕容也没有在意,随意地穿着家居服走了出去,看到客厅的沙发上果然正坐着一个人,苏慕容忙笑着上前,说道:“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莫奈儿一转身,就看到正在倒水的苏慕容,不禁笑着起身说道:“这不是好久都没有看见你了吗,上次你回去也是匆匆而别,都害我没法和你好好说说话了。”

苏慕容闻言,不禁笑道:“也是,上次一别,倒真的是没说上话。”

苏慕容倒是没有想到,会是莫奈儿过来。

平常两人虽然私交不错,但一直都是自己过去走动,莫奈儿这还算是第一次过来了。

不过短暂的惊讶之后,苏慕容也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让保姆切点水果过来,这才坐下去和莫奈儿拉起了家常。

“你这肚子,也快三个月了吧。”莫奈儿笑着问道。

说起孩子,苏慕容脸上的表情也慈爱了不少,她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快三个月了,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