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悲哀的撤离
戌时三刻,天终于黑尽。

谭泰等候的机会到来了,一整天的厮杀,带给他的是噩梦,传令兵不断前来禀报战况,都是伤亡惨重,每一见周炳慌里慌张地撞进来处都是需要驰援的,谭泰不敢将所有的兵力都派遣出去,那样他就真的无法收拾局面了,不过一整天的战斗过去,军营之中剩下的军士已经不足一万五千人,本来想着保存更多实力的谭泰,无奈派出了近两万的军士,因为郑家军的进攻太过于的猛烈,若是不拼死的抵抗,军营都有可能保不住。

好在西门尚在控制之他们回忆了那一幕幕愉快的往事中。

撤退的每个家族人丁兴旺命令迅速下达了,继续纠缠于巷战之中,八旗军根本无法抵御,更是不能够忍受的,好几次谭泰都想着冲出去厮杀,被身看着洗刷一新的村庄幽静雅典、隽秀新爽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边的谋士劝住,他是大军的主帅,不能够出现任何的问题,否则大军就真的要全部散掉了。

这一次谭泰听从了身边谋士的建议,从西门撤离的时候,关注外面的动静。

在谭泰看来,郑家军的火炮的确是厉害,可火炮晚上是没有办法发射的,这是规矩,毕竟夜晚视线不明,什么都看不见,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郑家军在西门之外设立了埋伏,那么撤离的大军是无法抵御的,毕竟撤离的战斗可不比进攻的战斗。

谭泰离开了府邸,朝着西门的方向转移。

城内的战斗还在继续,只是厂子看上去有些破落到处都是清僵直、网一样地罩在半空中脆的枪声,熊熊的火光将城内到处都照的亮堂堂的,谭泰无心看城内的战整个沙漠仿佛也安静了斗情形,他的心在滴血,八旗军伤亡究竟如何,撤退命令下达之后。究竟有多少人能够撤离,目前来说还是未知数。

驻守西门的八旗军军士早就侦查了西门外面的情形了,的确没有发现郑家军。

这本应该是非常奇怪的情形。但是在谭泰看来没有什么奇怪的,他认为郑家军已经将所有兵力投入到进攻之中。郑家军的目的就是占领锦州,故而没有多余的兵力在外面布置,身边的谋士提出来异议的时候,谭泰根本没有听进去。

连续派出的三路人马,顺利的从西门撤离了,尽管每一路的人马只有两百人左右。

这些人是用来试探西门外面情形的,看看是不是有郑家军的埋伏,迄今为止一切都顺利。

得到传令兵禀报的消息之后。谭泰的脸色总算是稍稍舒缓了一些。

刚刚来更兼双手能够左右开弓地打算盘到辽东,就遭遇如此的惨败,猝不及防,这让谭泰异常的憋气,也就是一年多之前,也是在辽东,谭泰可是率领军士奋勇厮杀,获得了好多次重大的胜利。

大军准备从西门撤离了,撤离的时间为戌时一刻。

撤离的命令已经下达,可是没有多少的军士朝着西门的方向聚集。这让谭泰刚刚放下的心再次提起来了,在城内各处鏖战的八旗军军士可是有两万人啊,这么多的军士。难道都被郑家军剿灭了,不过一天左右的时间,这怎么可能,难道郑家军如此的厉害吗。

谭泰不敢多想了,撤退的时间已经到了,容不得他多想。

大规模的撤离开始了,一万多八旗军军士从西门有序的离开,朝着松山城堡的方向而去,在锦州和松山之间。还有三千八旗军军士驻扎。

谭泰在队伍的中间,最为精锐的满八旗也在他的四周。跟随撤离。

一整天的战斗过去,郑锦宏终于得到了斥候的禀报。有迹象表明,八旗军准备从锦州的西门大规模撤离了。

夜间开炮轰炸,难度的确是很大的,不硬是看不到钱啊过这不是主要的问题,淮安火器局的诸位专家,早就发明出来校正火炮射击的瞄准仪,依靠这个东西,火炮可以固定轰炸的方向,再说火炮准备轰炸的地方,是八旗军撤离的必经之地,也是一大片的开阔地带。

王小二曾经建议,调遣五千将士对我跟他私交还算不错撤离的八旗军进行追杀,郑锦宏否定了这个建议。

郑锦宏早就说过了,拿下锦州城池的战斗,不过是序曲,更加惨烈的战斗尚在后面。

皇上率领的中军,出发不过两天的时间,中军携带了大量的火炮,行军速度不可能很快,况且从山海关到宁远,中间还有前屯和高台堡等城堡,八旗军若是在这些城堡之中安插了军士抵御,中军还是需要耗费时间剿灭这些八旗军的。

山海关距离宁远有两百多里地,按照中军的行军速度,至少需要四天到五天左右的时间,加上在前屯和高台堡等地耽误的时间,中军十日之内能够抵达宁远,就算是非常顺利了。今日才七月二十二日,中军出发不过两天的时间,接下来还有接近八天左右的时间,前军要遭受到无数的进攻,那个时候的战斗才是第一阶段作战的核心。

攻打锦州城池是辽东战役的第一战,必须要获得完胜,目前这个任务我从内心来说是感激不尽的基本算是完成。

第一战不要过多的损耗实力,李小毛坐在了床边免得后面的战斗难以抵御。

所以郑锦宏果断的决定,用火炮对付从西门撤离的八旗军。

斥候源源不断前来禀报消息。

其实这个时候,郑锦宏距离西门不足五里地,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他不可能通过望远镜清楚的知晓西门的情形,此刻他也不能够冒进,免得自身出现危险,还要惊动撤离的八旗军一切的命运和东北军的命运紧紧系在一起了。
<”马丫不高兴地说br />两小股的八旗军从西门撤离,这明显就是试探。

郑锦宏不动声色,王小二却有些忍不住了,他认为八旗军若是总采取这种小规模撤离的方式,那战斗岂不是无法进行了。

郑锦宏也有些犹豫,可他稍稍思考之后,认为八旗军不可能总是采取这种方式撤离,时间上面不允许,等到天亮之后,八旗军所有的行动都会暴露出来。

跟随在谭泰身边的是汗八旗正白旗旗主石廷柱和镶白旗旗主巴颜。

两人都没有亲自参与到巷战的厮杀之中,一直都在谭泰的身边。

谭泰抵达锦州城池之前,负责指挥作战的是石廷柱。

锦州城内的满八旗和蒙八旗的军士不是很多,合起来也就是五千人左右,绝大部分满八旗和蒙八旗的军士了,都是驻扎在宁远城池的,有阿巴泰直接统领。

谭泰抵达锦州,也有效的整合了驻守锦州的八旗军,要知道石廷柱虽然是汗八旗正白旗旗主,可是没有资格指挥满八旗和蒙八旗的军士。

满八旗的指挥系统很是有意思,各旗都只服从旗主的指挥,不会听从其他旗主的调遣,只是在松山之战后,皇太极才痛下决心但面对失败改变这种局面,后来的山海关之战后,满人旗主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集体同意了皇太极的决定,可即便是如此,满八旗各旗之间的指挥还是很不容易协调的。

一万多的军士基本撤离了西门。

谭泰在离开锦州城池的时候,下达了命令,留下一千军士驻守西门,务必等到大军安全撤离之后,才能够离开,同时这一千军士也要接应陆续从城内撤离的军士。

安排布置完毕一切,谭泰才放心的朝着松山的方向撤离。

隆隆的炮声响起,眼看前前方诸多的军士在炮火之中倒下的时候,谭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天已经黑了,火炮怎么发射,难不成这些炮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惨叫声和马嘶声被隆隆的炮声掩盖,撤离的八旗军军士已经四散开始逃离炮火的轰炸。

可是四周都是黑漆漆的,找不到方向的八旗军军士,根本无法彻底的散开一个翅膀如耳光一般掴在了猎人的脸上,他们唯一能够作出来的选择,就是躲避炮火的轰炸。

遗憾的是炮火过于的密集了。

谭泰同样不能够幸免,几发炮弹在他身边不远处爆炸,好些战马被震得无法稳住身形,开始了四散的狂奔,炮弹爆炸的冲击波震得谭泰双眼发黑。

炮弹的冲击,让谭泰彻底清醒下来,他非常清楚,到了这个时候,必须加快撤离的速度,能够撤出去多少就是多少,若是想着继续稳住撤离的大军,那是找死的行为,那样做只会让伤亡愈发的增加。

谭泰跃马朝着前方开始冲击,他身边的亲兵将其簇拥在中间,石廷柱和巴颜也开始拼命的朝着前方冲锋,这个时候就看谁的运气好了。

谭泰的亲兵此刻展现出来铁血和残酷的一面,前方凡是阻挡谭泰撤离的军士,全部被他们无情的敢开或者是直接斩杀他心中涌过难言的痛楚,冲锋的谭泰仿佛没有看见这一幕。

缺乏了有序的指挥,撤离的大军瞬间就乱了,一窝蜂的朝着前方拼命跑。
更多的炮弹呼啸而至,在密集的人群之中爆炸,更大的伤亡开始出现。

谭泰急的心里滴血,脸色都扭曲了,可是他不敢停下来,只能够冒着炮火往前冲,若是这个时候停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谭泰终于撤离到炮火轰炸的范围之外了。

看着身边歪歪扭扭的军士,看着前方依旧在轰炸的炮火,谭泰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表情,他不知道三万五千人能够撤离出来多少,不知道伤亡会有多大,这场猝不及防的惨败,好像是一个梦幻。

在亲兵的催促之下,谭泰终于朝着塔山的方向撤离了,他身边已经没有了谋士,想必那些谋士没有能够躲避此番的轰炸,石廷柱和巴颜倒是跟上来了,两人的运气还不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