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咱们打一架
“小图现在不在内院里。”司马幽月说。

“不在内院?”众人大惊。

“他不是早就到了内院来了吗?”

“他不在内院在哪里?”
“你们别着急,听我说。”司马幽月说,“小图出了一点事情,被副院长带走了。”

“出什么事了?”

“小图的血脉之力突然全部被激发,他的身体一时承受不住,所以……不过小图留下的气息还在,说明他现在没有生命危险。”司马幽月说。

“那小图现在在哪里?”

司马幽月摇摇头,“毛主任也说不知道,等我们将现在手上的事情处理好了就去想办法查探他的消息。”

“我想,既然是学院的一个副院长带走的,到现在也没生命危险,我想他现在应该没有什么危险。”魏子淇说。

“子淇说的有道理。”

“希望如此。”北宫棠说。

“那建团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大哥,你们找时间去老师那里备个案,还主动找你说话来着然后顺便去给薛蓉他小滑头求助似地看着顾小磊们说一声,以免他们还在等我们。”司马幽然说。

“好。”司马幽齐应道。

“那社团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管了。”司马幽月说,“过几天,我可能要出去一趟。”

“你才到内院来脸黑了一些,又出去做什么?”
“我已经得到了大地之眼,树呢?”老胡被问得张口结舌我要出去和葛老师商议一下,然后将风儿找过来,给他只能横赌彻底把这个事情给了解了。”司马幽月笑着说。

“什么?你已经得到了大地之眼?!”

众人都叫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我们到内院好几个月也没查出一点大地之眼的消息,你才来几日,怎么就得到这东西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司马幽月也觉得自己运气好,说:“这个其实并不是我找到的,而是我师傅给我的。”

“师傅?许老师?”

“是的。”司马幽月说,“他说是别人给他的,虽然我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不过我现在不想去追究他到底是怎么得到的,总之能救风儿就好。”

“真是太无时无刻不在注视他的举动好了!将你弟弟医治好,你就算是了了一件大事!”曲胖子笑着说。

“嗯。”司马幽月也这么认为。现在她的当务之急就是解决风儿的事情,至于报仇那些,都是需要她后面厚积薄发,不是现在一时半儿可以促成的。等将风儿医治好了,她也能安心修炼。

“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去?”司马幽明问。
<自己干!我****!”张一零冲动了br />“过几天吧,等将社团的事情处理好了再说。”司马幽月说,“而且风儿现在不在天府城,我也要联系他回来。”

想到西门风就要脱离那股力量的控制,她的心情格外好,其他人见此,也都为她高兴。

她又和他们聊了会儿天后就带着小七离开了,这次她心情好,在学院里转悠了起来。

“小七,你对学院了解吗?”司马幽月问。

小七点点头,又摇摇头。

“你这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司马幽月好笑的看着她。忧愁和痛苦

“我对这里的地势那些很清楚,可是对那些人不清楚。”小七说。

她成形后就经常在学院里到处跑,所以学院的每一处地方她都知道。可是她不喜欢和人交流,也不关心那些人的事情,偶尔听那些人说些事情,也对不上号。

“我们去看看学院的修炼塔吧。”司马幽月摸摸她的头说。

“好。我知道在哪里。我带你去。”成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小七拉着司马幽月的手,带着她穿过内院最大的广场,来到比女人的尖叫还要锐利一处图书馆后面,一个不算特别高的塔便出现在她面前。

“这个塔下面有三层,上面有七层,一般人都在地下第一层到第四层修炼。”小七说。

“最下面两层和上面的呢?没有人修炼吗?”

“有,听说天赋很好的在上面,实力很强的在下面。不过我没见过,不知道。”小七说。

“那小七一般在哪一层修炼呢?”

“我才不会来这种地方修炼!”小七傲娇的说。

“呵呵……”司马幽月对小七这话一点都不意外。
小七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一般人通过一般修炼的途径可以的来的。

“我们回去吧。”她看了看来来往往的学生,并没有打算进去修炼。

她转身,看到一群人过来,正好挡住了她的去路。

其他人她不认识,但是躲在后面的肖柒她可是印象深刻。看来这霹雳社团的人还不死心呢!

“你就是司马幽月?”为首最有意思的是的男子说。

司马幽月双手抱在胸前,漫不经心的说:“怎么,肖柒,上次的事情还没学好?”

“司马幽月,你伤了我霹雳社团的人,还想就计件拴行李条这么了了?”肖柒这次带来的人很多,自己缩在后面也不怕了,说话也硬气了。

“所以呢?我可不想一直和你们纠缠,你找个能管事儿的出来,我们一次解决。”司马幽月说。

“口气倒不小!”站在中间的那人冷笑一声。

“不是口气大不大小不小的问题,是你们很”还没有等绍川说话烦已是夜晚十二点二十分的问题。”司马幽月说,“你们一会儿来一拨人一会儿来一拨人,我的时间可不是拿来陪你们浪费的。爽快点,找个能说话的来。”

“你想怎么解决?”一个粗狂的男声从看修炼塔门口传来,霹雳队的人看到他都长在支吕官庄恭敬的喊一声团长。

司马幽月看到这可以和小小媲美的身材,啧啧两声,说:“这不是我想怎么解决,是你们老是缠着我,你们说个办法,咱们合计一下,以后别来烦我了,趁着我现在还没彻底发怒之前。”

“你废了我们的人,想要解决很简单,你自宫就好了。”霹雳团的团长刘远明说。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司马幽月说。

先不说她愿不愿意,她根本就没有啊,怎么自宫?

“那你自裁吧。又走出镇子”刘明远说。

“那更不可能了。”司马幽月毫不犹豫的拒绝。

她还没活够呢,怎么可能会自裁。

“那你说怎么办?”刘明远说,

“其实很简单,咱们打一架,你胜了,我听你的话,我胜了,你让你的人滚出我的视线!”司马幽月指着刘明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