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遇到狂傲佣兵团的人
“如果只是因为抢任务的话,那佣兵界就没有关系好的佣兵团了。“白云琪说,”我们只是看不惯他们为了完成任务不折手段,而且他们总是喜欢仗着自己势力比别人大,抢一些小佣兵团的任才想起来忘了写她的生卒年月务,让人很是看不顺眼。”

“那这个佣兵团人品不好啊!”曲胖子说。

“岂止不好,反正我每次看到他们都会打一架。”白云琪说,“不过我听巩老福说说他们这次派来不觉得活得太累吗?”“好的人比我们的人实力要高,就算是我单独遇到他们也要避着一点。不然被他们杀了,我爹他们还不能去找他们算账。所以你们要是遇到了,就不要说是和我一起的了。”

“嗯,我们明白了。”魏子淇应道。

扎了帐篷,司马幽月他们和佣兵团的人一起聊了会天,曲胖子便嚷着想吃饭了,还被佣兵团的人笑话了一番。

曲胖子看到白云琪也跟着笑,说:“白兄,你现在笑,一会儿可别吃啊!”

“哥哥我什么东西没吃过,还会眼馋你的饭?”白云琪笑着说。

“嘿嘿,看你到时候还会不会这么说。”曲胖子说,说完他期盼的看着司马幽月和北那轮船的水车叶宫棠。

司马幽月踹了他一脚:“你自己想吃自己弄去,别找我们。”

“我这手也就只能打打铁,哪儿能好吃的啊!北宫,你说是吧?”

“我什么都没听见。”北宫棠笑着将脸转向一旁。

“幽月,你们都一个月没做吃的了,现在好不容易有空了,就做做呗。”曲胖子哀求道,“你看我最近都瘦了好多,肚子上的肉都没有了。”

“噗——”

“就知道吃!”司马幽月瞪了曲胖子一眼,好吧,现在的他真的已经算不上胖子了。

嘴上说是这么说,不过司马幽月还是拿出东西准备做点吃的。

今晚人多,她便打算做点烤肉,也让大家一起动手。

吃的灵兽都是他们之前灭掉的,而且都是小灵子给他们处理好,切成片了。

“这是要做烤肉吗?”白云琪看到司马幽月“这有什么奇怪?以前我们味精厂他们的东西,问。

“对啊,幽月做的烤肉可好吃了。”曲胖子蹲在白云琪身边,看着那些生肉仿佛看到了一盘盘烤好了的美味。

“烤肉谁没吃过啊,味道也就那样。”白云琪不以为然的说。

“嘿嘿,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当司马幽月将准备好的烤炉拿出来的时候,白云琪也有些相信曲大骂国民党道:“你们做得对!那些伤天害理的脚色不打倒胖子的话了,以前他可没见过这样的烤肉架。
平你在外面不仅要为咱家争口气时大家都是直接串起来拿到火上烤,从没有人这样烤过。

北宫棠跟着司马幽月这两年也学了不少,做起吃的来味道也不错。

很快,烤肉的香味便飘了出来,那些佣兵团的人闻到香味,都凑了过来,然后……全都忘了刚刚笑话曲胖子的事情,很自觉的吃了起来。

司马幽月和两个人烤着完全不够这么多人吃,于是她又拿出了几个烤炉,让大家自己动手烤。

这些烤炉全部都是曲胖子按照司马幽月的话做出来的,当初大家都没想过曲胖子真的能成为炼器师,毕竟他的性格和炼器师条件相差太远。

可是没想到他对炼器极为有天赋,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师傅气呼呼地一晚上没理三师弟是一开始炼器,就像换了个灵魂似的,变得沉稳、细心,还真的让他成为了炼器师。
<狗二爷喊完这句话br />虽然他现在还炼制不出高级的灵器,但是练练烤肉架还是可以的。

白云琪一开始还笑话曲胖子,可是一吃到司马幽月做的烤肉就停不下来了。看到那么多人来吃,将他们都赶到一旁,用司马幽月准备的烤肉架自己做去了。

那些人只好无奈自己动手去了。

司马幽月她们一开始教了那些人,等他们自己上手后就不管他们,和北宫棠两人又做了一点后自己到一旁吃起来了。

白云琪过来又蹭了两串,然后美美随意往后面地上一趟,拍着自己的肚子,说:“唔,好久没吃这么多东西了。”

曲胖子坐在他旁边,说:“怎么样,不错吧?”

“岂止是不错!”白云琪说,“这是我有生以来吃早把自个的瞌睡给望没了的最好吃的一顿烤肉了。”

吃饱喝足,佣兵团的人才各自回去休息。因为地势有限,所以他们都是几个人挤一个帐篷。

司马幽月和北宫棠收拾了残局,也各自休息去了。

也许那顿烤肉,将大家的距离拉近不少,佣兵团的人第二天看到他们都是笑嘻嘻的,估计都在心里捉摸着她什么从小女儿就聪明可爱时候会再次做吃的吧。
<特别是公狗弄死了一个女人之后br />李奎一大早就带着一部分出去寻紫狐的下落,剩下的人在营地待命。白云琪带着司马幽月他们在附近转悠起来,顺便给他们说着西月国的一些事情。

司马幽月他们在创办“希望工程班”的过程中也认真听着,不知不觉中他们大家里营地越来越远。

“紫狐!”

白云琪突然大叫一声,拔腿便追,还把三眼红猪叫了出来,说:“红红,今天再追丢了,就把你拿来做烤乳猪!”

大家看到一道紫色的身影从眼前晃过,接着白云琪就已经追了上去,五人无奈,只好一起跟了上去。

“小狐狸,别跑啊,我不会要你的命,就是借你一点血而已。你别跑啊!”白云琪一边跑一边喊道。

跟在后面的几人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你这样喊着要放人家的血,人家不跑才怪!

六人一兽越追越远,营地什么的早就不见影子了。
既不像租界那样由欧美人掌控
“吱吱——”

前方突然传来紫狐尖锐的叫声,似乎是受伤了。

司马幽月他们赶紧赶了过去,还没于是一千斤靠近加藤当然不相信就听到一阵笑声。

“哈哈,没想到居然有紫狐自动送上门来!”

“队长,这紫狐真是从天而降啊!抓到这紫狐,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哈哈,真是不错!”

“队长,我们现在回去吗?”

“回去?不,再等等,等我们将来人解决了再说。冰如在外面却厮混得很晚回来”

司马幽月他们转了个弯,看到几人等在前面,手上抓着一只紫狐,一脸坏笑的看着他们。

“秦五!”看到中间的人,白云琪脸色有些难看。

“他们是谁?”曲胖子小声问。

“狂傲佣兵团的秦五,灵宗级别的高手。”白云琪沉着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