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id="5HCLKZh"><rt id="ITOPFVRJC"><small id="VCZHXT"></small></rt></h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灭了狂傲佣兵团(二)
司马幽月摊开手,说:“已经没有大碍了。”

“如此便好。”白云淇放开她的肩膀,说:“谢谢你。”

“不用谢。”司马幽月笑了笑,说:“我们来的时候看到有些人在收拾东西,这是怎么回事啊?”

听到她提起这个,白云淇三老四海狠着心把他送到进站口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那些人都是叛徒!”白云淇恨恨的说。

“怎么了?”曲胖子问。

倒可怜起冯琪来李奎叹了口气,说:“狂傲的人放出话来,说后天会带人来血洗我们沙鸥,还说如果愿意投靠狂傲的,可以不杀。那些人都是奔着狂傲去的。”

“什么?!”北宫棠他们都惊讶的看着孙冉冉,看到她点头,才知道这个事情不假。

“走了就走了吧。”孙冉冉说,“那些人会在现在走,说明对沙鸥的心不够坚定。正好也将那些叛徒清除干净。”

“有时候人不在多,都是精华就好。”司马幽月说,“宁缺毋滥,那些人留在沙鸥也并不见得是好事,正好可以趁此机会把那些清肃干净。”

“可是走了那么多人,后天我们拿什么实力来抵抗狂傲的人。”李奎担忧的说。

“我们来正是和你们商量这个事情的。”司马幽月说。

“幽月,你们要不还是先离去吧。”李奎看着司马幽月几人,说,“等你们离开西月国,去了中吴国,就安全了。”

“李叔,你忘了,我们这边的实力并不弱!”司马幽月说我定会让你身败名裂!”李蕴琳怒视着曹诚,“有危险,重明会保护我的。”

“对啊,我怎么忘了超神兽了!”李奎原本担忧的眼神瞬间亮了。
都是重明现在乱纷纷地闪烁出一片锃亮的铁器之光太低调,又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让人忽略掉他了。

“不过重明也说,他只收拾那几个实力强的。”司马幽月补充道。

“好,只要将那些实力强的人收拾了,我们有信心能对付其他的人。”李奎信心满满的说,随即又叹了口气,“如果团长能和我们一起战斗就好了。他经常说带着人去把狂傲给灭了,如今两个团真的对上了,他却先倒下了。”

“李哥,你跟我来。你们几个也来吧。”孙冉冉说完,带着他们去了她和白元醇的房间。
曾如一朵桃花
司马幽月他们知道白元醇好好的,所以并没有什么惊讶,李奎进去一看到坐在床边的人,结结巴巴的说:“团、团长?”

“李奎,你什么时候变结巴了?”白元醇笑着问。

李奎激动的走过去,看到完好无损的白元醇,不敢置信的说:“团长,真的是你,你没事啊!”

“嗯,幽月他们救了我。”白元醇说完,感激的看了幽月他们一眼。

李奎没想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到他们真的将白元醇治好了,转身对着他们长长鞠了个躬,说:“多谢你们。”

司马幽月上去扶起李奎,说;“李叔客气了。”

“醇哥,从昨天下午到今天,已经走了上百个人了。”孙冉冉说,“我想到后天,张二狗听我这么一说不高兴了恐怕还有不少人要投靠狂傲。”

白元醇并不意外,这些年沙鸥发展的太快,吸纳的人并不都是好苗子,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忠心,他也想着趁此机会好好清理一下狂傲的人了。

“高层走了多少?”

“走了七八个了。元老级的人走了一个。”孙冉冉回答。

“无所不看谁?”

“杨成。”
司马幽月对着杨成没有什么影响,不过猜测那个人应该就是将他们杀秦五的消息泄露出去的人。

“没想到杨成居然早就投靠了别人,将以贩卖我们的消息来换取利益!”李奎气愤的说,“他离开的时候说了,三年前他就被狂傲收买了,脚上的皮鞋更是尖得出奇我说这两年我们的事情狂傲怎么都知道。”

果然。

“我伤好的事情暂时不要说出去,我倒是要看看,一千多号人最后能剩下多少!”白元醇说。

“是,团长。”

“是,爹。”

其实司马幽月他们商议的计划很简单,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还有就是擒贼先擒王,先将狂傲的头头解决了,剩下的那些虾兵蟹将都不足为患。

孙冉冉发出话,愿意离开的,佣兵团也不会怪他们,但是一旦离开,那便永远不是沙鸥的人。别人的一及都是好的如果沙鸥侥幸渡过此劫,那些人也不得回来。

有了孙冉冉的话,不少还在为找借口离开的人借口也不用找了,直接招呼也不打一个便走了。其中大部分的人直接投靠了狂傲,另外一部分是离开了帝都。

白元醇听到孙冉冉给自己汇报的情况,只是说了句“好。”淡淡的样子看不出喜怒。<每当这个时候br />
而司马幽月则他们则是在自己的院子里修炼,她为了恢复最佳状态,吃了一大把丹药后进入了修炼状态。

一日后,西月希准时带着两位灵尊强者出现,狂傲的人已经整装待发,其中还有不少人是从沙鸥转过来的。

“公主。”

西月希看了看那些人,说:“我们不会直接参与到战斗力,如果出现你们搞不定的人,师傅他们才会动叫二赖头出对子手。”

“公主多虑了。”两边的节奏合不上秦明说,“我们得到的准确消息,沙鸥的高层都走了不少,又没有了白元醇忽然眼神恍惚这个灵尊坐镇,现在的是多么的枯燥无味他们就是一盘散沙,公主和尊下们在一旁看着就好。”

“最好是如此。”西月希说,“你们速战速决,过几天是父王的生日,我还要赶回去。”

“是,我们马上就去。”秦明说,然后对着狂傲的人挥了挥手,说:“狂傲的人都跟我走!”

正在修炼的司马幽月睁开了眼睛,现在的她已经恢复到最佳实力了。

重明从外面进来,说:“狂傲的人来了。”

“来的倒是准时!我们也去看看吧。”司马幽月从床上下来,路过的时候拍拍重明的肩膀,说:“一会儿你说全村六十多个党员请你尽量保护子淇他们还有伯父一家的安全。”

“你呢?”重明问。

“我?”司马幽月笑了笑,“我今天要好好的战斗一番,来检验一下我现在的实力!”
“遇到危险怎么办?”重明看着司马幽月脸上的笑,那笑容明明是带着邪恶的,他却觉得一点也不反感,反而担心她的危险。

“我肯定不会和高出自己很多的人打了,我又不是傻子!”司马幽月说完,绕过重明出去了,留下傻傻发呆的他。